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绿茶

万法如幻。。。。。。

 
 
 

日志

 
 

道教养生的“三境界” 《上海道教》 2016第3期  

2017-07-30 09:58:56|  分类: 儒释道研究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在探讨道教养生境界的话题之前,先说两个故事。一则来自道教经典《冲虚经》(即《列子》)《力命》篇。说的是,杨朱的朋友季梁患病,季梁的儿子请来三位医生。第一位名叫矫的医生认为季梁寒温不节,虚实失度,思虑烦扰,精神涣散;虽然病势严重,但可治好的。然季梁却言:“此为庸医,赶快出去。”第二位叫俞的医生,认为季梁先天胎气不足,乳汁喝的又多,其病非一朝一夕所致,乃逐渐形成和加深的,无法治愈了。季梁评价曰:“真是良医,姑且请他吃顿饭吧。”第三位姓卢的医生认为季梁之病,既非上天、人力,亦非鬼怪所致,而是因为生命存在之始,就有了制宰它的存在,故药物针石对其身体无能为力也。季梁评价道:“真是神医啊,重重地奖赏他,且礼送他回去吧。”

另一则来自道教经典《鹖冠子》中的《世贤第十六》,讲得是扁鹊论医。扁鹊兄弟三人,皆善医,然独扁鹊名闻天下,世人皆知。不过,当魏文侯问其三兄弟何人医术最为高明时,扁鹊却认为其长兄第一,中兄次之,而自己最差。理由是,“长兄于病视神,未有形而除之,故名不出于家。中兄治病,其在毫毛,故名不出于闾。若扁鹊者,镵血脉,投毒药,副肌肤,闲而名出闻于诸侯。”[2]魏文侯听后,大为赞叹。

两则故事,虽未直接涉及到养生,然我们可以通过其治病之哲学探求道家(教)养生之理。正如老子所谓“失道而后德,失德而后仁”(《道德经·三十七章》)之论,其将道、德、仁(义、礼)等分为三各层次一样,窃以为道家(教)关于养生亦大致有三个层次,即术、德、道三境界。

 

第一境界:“术”之层次

 

“术”的层次,在上述两则故事中,具体表现为治疗的医术,代表人物是扁鹊和矫。他们拿手的本事是“医术”,即当病人出现问题时,他们可以通过一定的“医术”进行纠正。

“术”在道教的养生学中,颇占份量,尤其在道教和后期道家的学说中,关于“术”的文献颇占一席之地。当然,“术”在原始道家老、庄那里亦有涉及:老子所谓的“长生久视”、庄子所谓的“至人呼吸以踵”及“坐忘”皆多少涉及到“术”的内容。及至后期道教人物,才开始真正探讨养生之术:如魏伯阳的《周易参同契》、葛洪的《抱朴子》主要从理论上探讨道教养生之术;吕洞宾、王重阳、施肩吾、张伯端、白玉蟾等,则偏重于从“可操作”的实践角研究养生之术,其中尤以施肩吾的《钟吕传道集》、白玉蟾的《紫清指玄真》、张伯端的《悟真篇》最为著名。

关于道教的养生之术,种类可谓繁多,诸如胎息导引、服气、丹道(包括内丹、外丹)房中、静坐、辟谷、太极及饮食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若进行分类,则大致分为两类,一类在于“养神”,若静坐、凝神固精等,属内;一类属于保形,如饮食、导引等,属外。客观地讲,道教的养生之术,若剔除诸如“房中”(“房中”本用于夫妻,然却为个别荒淫之贼的借口与欺骗之手段)等易致人于邪途之“境”的“道术”外,就其主流而而言,道教养生之术乃是中华养生文化的宝贵遗产。即便今天,对祖国医学、营养学、生物化学乃至自然科学的发展仍然有着重要的启迪意义乃至实践价值。

不过,话说回来,即便我们承认道教(家)“术”的价值,我们亦必须承认,“术”在道教(家)中并不占主要地位,至少非其终极追求。因为道教(家)追求的境界乃是大道,而非“术”。对此,《庄子·达生篇》中即有明确态度。鲁国的单豹可谓善养生者,“行年七十而犹有婴儿之色”,然而不幸遇饿虎而亡。更何况,“术”乃人类所共用,善人可用,恶人亦可用,甚至“恶人”用的机会更多——此无疑与道教(家)追求之主旨相反。故此,“术”不过是道教(家)的方便之说。此正如佛教为拯救众生而以各种方便满足世俗人的愿望一样,道教亦以这种方便之术惠馈民众,以唤醒更多的迷途之人。

要之,道教(家)追求的最高境界乃是“道”而非“术”,修道之人若拘泥于“术”之层次,断然难以获得大道。在这个意义上,我们方可以理解矫缘何被斥责、扁鹊何以自称医术不高了,因为二者仍然拘泥于“术”之层次。

 

第二境界:“德”之层次

 

在道教(家)养生中,“德”乃第二境界。表面看来,德似乎与养生无涉,实则不然。无论道家还是道教,其终极目的在于“得道”,养生不过是“得道”副产品而已。正如老君言,“失道而后德”,“德”低于“道”,这里的“低于”乃就“形上层面”讲,并非说“德”不重要。相反,“德”作为“道”的表现方式尤有现实意义,人不修德,何以至道?更何况,至德、大德即为“得道”,恰如老子所言,“含德之厚,比于赤子”,“德性”修养极深厚者,即为“得道”。当然,此处讨论的“德”乃是具体的“修为”和“善行”,颇似譬如儒家之“礼”、佛教之戒。

具体到养生,道教尤重视“德”的修养,道理很明显,“无德”之恶人,寿命愈长,造恶愈多,这种养生又有何用?况且,道教养生,贵在养心。养心之要,贵在修德。俗语言,“不做亏心事,不怕鬼叫门”,修德之人方能“不亏心”,“不亏心”乃是“安心”必要和入门条件,由此可见道德修养对养生的作用。当然,道教(家)养生当然绝非止步于“不亏心”的“洁身自好”,而是要人常怀“修己以渡人”之心,放眼众生,否则即便精通“养生”之术,亦难以获得实效。

关于养生与德性的关系,葛洪在《抱朴子》篇中有明确答复:

或问曰,为道者当先立功德,审然否?抱朴子答曰:“有之。按《玉钤经中篇》云,立功为上,除过次之。为道者以救人危使免祸,护人疾病,为上功也。欲求仙者,要当以忠孝和顺仁信为本。若德行不修,而但务方术,皆不但得长生也。……有云,积善事未满,虽服仙药,亦无益也。若不服仙药,虽未便得仙,亦可无卒死之祸。”

道教经典《太上感应篇》,亦有“欲求天仙者,当立一千三百善;欲求地仙者,当立三百善”之规劝,极言 “修德”与养生之密切关系。

《老君太上虚无自然本起经》对“道德经行之法”有这样的解释,“夫道者,谓道路也。经者,谓行径也;行者,谓行步也。德者,谓为善之功德也。”[3]若无“功德”,修仙无疑于神话,正如该经所谓“愚者虽守道,不作功德,亦不能得道也”,极言修德之重要。

《至言总养生篇》篇末,对养生之则总结道,“美药勿离手,善言勿离口,乱想勿经心。常以深心至诚,恭敬于物。慎勿诈善,以悦于人”[4],亦突出以德养生之要旨。

事实上,非独道教如此,儒家亦将修“德”与养生结合起来,如孔子所谓“仁者寿”之言,即表明此义。仁者,即有德性之人;惟仁者,故能爱人爱物、心容万物,而不随万物起波浪。佛教的种种戒律,亦在于保证其信众和教徒在道德上有所修为。以佛教而言,良好的道德修养虽然不能保证其必然成佛,但不修福德、不种福田之人断然不能成佛。道家养生、成仙之追求,亦有似于此。即便“术”能成予人暂时的“童颜之形”,但若离开了道德修养,绝不能保证“成仙”、得道;甚至那种“童颜之外形”也如单豹那样靠不住。

养生“修德”,如治病的“俞”和扁鹊的二哥,虽然未能在根源上彻底解决问题,但却看到导致问题的主要因素,故能以“防微杜渐”的方式干预、协调之,故将“修德”视为第二境界。

 

第三境界:“道”之层次

 

养生的最高层次,乃是“道”的境界。“道”的层次意味着“不养之养”, “不养之养”即不拘泥于“术”,甚至不拘泥于“德”,因为世俗界的“德”仍有善恶之分别,而最高的“德”乃是无善恶分别的大“道”,是老子所谓“失道而后德”的“道”。关于道的无善恶之分的境界,新儒家代表王阳明亦有“无善无恶心之体”之说,约略看作“道”之状态。另《中庸》所谓“喜怒哀乐之未发谓之中”的“中”之状态同样不涉及“善恶”之分,此皆言道的“超善恶”境界。道是超善恶的,自然非“术”与 “德(一般的德性)”之所能及,故言“道”之境界乃中华文化最高的境界,儒释道皆然。平素人们惯于以分别心来讲真人、圣人与佛之区别,实则“道无二至”,真人、圣人、佛在道的层次是无差别的,若说差别,乃在于达成途径有别而已。

具体到养生,“道”的养生方式乃遵循“至大至简”的“道法自然”。道法自然,首先意味着养生须合自然之序:《黄帝内经》的四时养生之说,乃至《易经·乾文言》所谓君子修身的“与四时合其序”之论,皆是“道法自然”之体现与拓展。“道法自然”意味着“随时(时)而动”,这种“随时而动”的结果便是“随遇而安”的闲适和恬淡,同禅家“饥来饮食困来眠”的心态是一致的。

道法自然,还意味着这种自然、自由的心态,这种不执着、不分别的自由状态,甚至是一种“浑沌”状态——当然是一种高级的浑沌。这种混沌之状,老庄皆有描述,如老君所言,“道之为物,惟恍兮惟惚;惚兮恍兮,其中有象;恍兮惚兮,其中有物”(《二十一章》);又如庄子所言,“夫道,有情有信,无为无形;可传而不可受,可得而不可见;自本自根,未有天地,自古以固存;神鬼神帝……”(《大宗师》)。因为“道”充满浑沌乃至神秘,故扁鹊之长兄“未有形而除之”的疗法深得道家“卫生”之精华,而姓卢的医生谈及的“生死相随”之观点,更是深得“道中三昧”了。

最后,道法自然,是超越了“术”与“德”的分野,是与自然生发之序的合一,亦是人“自我”的返璞归真。因为,“自然”本无“人为”之干涉,乃是一片天机,一派天然。如果说在老子那里还存有“长生久视”的期许,而在庄子那里,“道”乃拓展为齐万物乃至“齐生死”的“游”的立场和态度。倘若“生死”可齐,焉用得上“养生”?

在这个意义上,窃以为“不养之养”的“道法自然”之境乃是道家养生的至高境界。

当然,我们深知,并非每个人都能进入那种至高的“道”的境界,因此具体到养生,亦须循序渐进。这种循序渐进,并非意味着“养生三境界”的皆然分开,而是说三者须“齐头并进”,相互交融,并合为一体。

概括地讲,道教(家)养生、修炼之主旨乃在于最求“自然之道”为根本、为鹄的,以修德行善及各种“戒律”呵护“身心”以便规持养生之正途;在此基础上,加以各种道“术”之实践,以达成祛病消灾、长生久视之术。

 

 

 




[2] 《鹖冠子·世贤第十六》

[3] 《中国文化精华全集》(道教卷三),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1992年,第34页。

[4] 《中国文化精华全集》(道教卷三),中国国际广播出版社,1992年,第982页。

  评论这张
 
阅读(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