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绿茶

万法如幻。。。。。。

 
 
 

日志

 
 

汉语的魅力 2015年5月8日 增城日报  

2015-05-18 15:11:32|  分类: 人文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汉语的魅力  2015年5月8日   增城日报 - 清风绿茶 - 清风绿茶
  
   
    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曾言,语言是存在的家。汉语作为汉族乃至中华民族的母语,为华夏儿女的“存在”之家。自然,世界上每个民族都寓居于自己的语言之家,并赞美自己的语言。不过,我们必须承认,汉语乃世界上最具特质的语言,它不但以其独特的魅力影响着东亚,而且还将以其特有的智慧影响整个人类文明:此乃有汉语所特有的品质决定的。
    较之于其它语言,汉语之特质约略有五点。
    其一,历史久。在数千种语言的大家庭中,汉语无疑是最古老且至今仍然“充满青春活力”的语言。众所周知,举凡如古希腊语、古阿拉伯语、古印度语等古老语言皆随其古文明的消失亦逐渐消失,间或有存留者,大多仅供极少数学者作为考察和研究的“标本”(死语言)。汉语则不然,其产生已数千年,其间亦遭非汉民族如契丹(西夏)、蒙古(元)、满语(清)等统治,但汉语的地位、作用却始终没有发生大的变化。事实上,在四大文明古国中,中华文明作为唯一幸存之特例,其重要原因就在于“汉语”自身的延续性:语言不变,文化自然就有了承载。当然,上世纪轰轰烈烈的“白话文”运动,对汉语有一定的杀伤。不过,历史终将证明,那种完全废弃古文的极端做法是不可取的。
    在白话文早已成为主宰的今天,我们仍应加强古文的学习。因为掌握古文的阅读,乃是后人传承古老文明、挖掘前贤智慧的重要环节。当我们在古文中涵泳、欣赏之时,古老的文明与智慧已悄然流注我们的血液之中。张祥龙先生在《概念化思维与象思维》中谈到,“在这个世界上,说汉语好像是一件特异的事情。它还血肉相连着三千年多前的文字。我们读的《诗经》中的诗不少还在押韵,写出的字体还会眨眼睛,挖出的两千三百年前的竹简还直接地打动我们……”[①]因此之故,我们的中小学的语文课中,古文皆占有一定的比例,这个安排是合理的。否则,随着人们对古文的疏离与隔膜,五千年的文明将因此而沉寂,古老的东方智慧将因此断流!
    其二,字形美。汉语的方块字似乎天生就是作为“艺术品”而出现,书画界素有“书画同源”之说,事实上,确乎如此。《易经》中所谓“观物取象”,即道出汉字的“象形”特征。象形乃描摹自然万象的形状并进行抽象,使之成为表义的符码,此与“绘画”可谓有异曲同工之妙:只需看看甲骨文乃至大篆,就可看出汉字具有“画”字的特征,难怪人们曾有“室内有字当画赏”之说。汉字除了同绘画艺术有同源的关系外,其书写本身亦构成一种艺术门类——中国的书法乃世界所独有的以文字书写为对象的艺术形式。书法艺术形式繁多:古朴之篆书、厚重之隶书、中正之楷书、潇洒之行书、奔放之草书,可谓“各有千秋,异彩纷呈”。作为艺术形式的书法,既为世人抒发情感之渠道,亦为世人审美之对象。有天下第一行书之称的“兰亭序”乃王羲之对人生无常的慨叹,号称“天下第二行书”的“祭侄稿文”则体现了颜真卿失去亲人的悲痛心情——无论是慨叹还是悲痛,他们皆能将情感注字体之中,并于瞬间化为永恒。千载而下,当我们面对这饱含丰富情感、看似静态却又充满动感的艺术品时,除了感动、感慨之外,心中又升腾起一种愉悦,其感觉又怎一个“美”字可以诉说?
    其三,字义丰。在“制造”汉字的“六书”(即象形、形声、会意、指示、假借、转注)之中,“形声”在数量上占优势,但“会意”在质量上占上风。之所以言此,是因为在汉语中,字意乃是汉字之灵魂,声则次之。汉语根本上为“目治”文字,以看(字意)为主,正如殷焕先先生所指出的那样:“‘视而可识、察而见意’的遗留势力,一直在这个文字系统里脉动着,从甲骨文到简化字。这个系统的文字一直沿着‘目治’的路线前进,即使是形声字,也不是完全的‘耳治’文字。”[②](“目治”意味着汉字在于“看”而不仅仅在于听——西方的语言主要在于听而非看,所以称之为“耳治”文字)那么看就意味着有“所看”,要看出味道。无疑,汉字的“会意性”提供了“看”的基础,它使得人们从字里行间看出汉字的微言大义。譬如,“聖”字,仅靠听是难解人意的,但看却不同。汉字“聖”从耳、从口、从王,其意乃在于人若能控制住耳、口,即“王”耳、口,那么即可成圣:管住自己的耳朵(不偏听),管住自己的嘴巴(不乱说),自然可以成圣。又如:愛(爱)、親(亲),字形看,愛与心相关,親与见关联,此意表明人类当用“心”去“愛”,应经常看望自己的“親”人。然而汉字简化后,却成了“爱无心,亲不见”,更让人遗憾的是,随着工业化时代的推进,不仅字形上如此,现实中亦出现“爱无心,亲不见”的场面,此现象与中华民族文化品质格格不入。回归“字意”,也许会带给我们更多的沉思。
    其四,句法妙。就句法而言,汉语是一种较随意的语言,它结构松散、不稳定、缺乏逻辑性,甚至存有较大的歧义性。如关于“道”的字义,就颇混沌。西语则不然,譬如英语,它有固定的逻辑结构,有严格的时态、语态,有“格”及“数”的严格规定。但是,汉语的模糊性恰恰是它的妙处之所在,汉语亦天然就是艺术的语言、诗的语言,“审美”的语言。譬如,我们知道,在西语中,一个完整句子不能没有动词,而汉语则未必。关汉卿《天净沙》的小令中,前三句,完全用名词,“枯藤老树昏鸦,小桥流水人家,古道西风瘦马”,九个名词,描绘出一个晚秋场景,最后一句,“夕阳西下,断肠人在天涯”做结,可谓“言有尽而意无穷”,少少许胜多多许,使得游子思乡的哀怨、惆怅之情弥散开来……又如,汉语中的双声、叠韵之运用,亦有绝妙处。李清照《声声慢》开首所言,“寻寻觅觅,冷冷清清,凄凄惨惨戚戚”,几组形容词的叠用,就活脱脱营造出一个哀怨、凄婉的环境,堪称绝唱。
    当然,汉语特有的多义性、艺术性、混沌性等风格决定了其不太适于严格、缜密的逻辑推理(如为了押韵合仄,古人对语言的处理比较灵活,陶渊明所谓“误入尘网中,一去三十年”一句,其实是十三年)此大概亦是中国历史上为什么没有产生科学的原因。正所谓“失之东隅,得之桑榆”,汉语之失亦是汉语之得,人世间从没有完美的事物,对于汉语,我们姑且领略它的神奇,又何必削足适履,非得将其变成机械乏味的科学语言呢?
    其五、文体富。汉语文体丰富,为其它语言所罕见,且不言古代帝王有所谓的诏、誓、诰、颂等专有文体,士大夫有所谓的谏、论、疏、议等形式,仅就诗歌之文体就丰厚无比。诗三百之“风”,汉人之赋,南北朝之“乐府”,唐人之诗,宋人之词,元人之曲,诸种文体皆异彩纷呈、冠绝古今,共同丰富了中国文学之武库。再就诗歌字数而言,亦各有千秋,举凡四言、五言、七言、长短句、律诗、绝句等等,虽字(句)数不同,但皆有殊胜处。除了诗歌“正规军”外,还有形式不一、趣味盎然的打油诗、回文诗、藏头诗、顺口溜等等。当然,作为诗歌的近房亲戚,“对联”更深入民间,对联虽形式略显单薄,但用处颇广,所谓“结婚开业过大年,祝寿盖屋生孩子”,皆少不了红红的妙趣横生的对联。要之,汉语的文体之丰为世界绝无仅有。
    正因为汉语历史悠久、字形雅致、字意(义理)丰厚、句法美妙、文体丰富等特点,才博得了兄弟民族的喜爱。随着“孔子学院”在国外的兴起和汉文化的传播,我们相信,将会有更多的异域朋友喜欢汉语,热爱汉语,共同分享汉语以其异质的思维所营造的独具魅力的东方文化与智慧。
  评论这张
 
阅读(130)| 评论(3)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