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绿茶

万法如幻。。。。。。

 
 
 

日志

 
 

中国哲学“分类思维”之探究 《中国社会科学报》2015年4月13日  

2015-05-10 19:34:55|  分类: 哲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谈及对事物的认知,分类无疑带有基础性、前提性,因为它是人们是认识事物的关键,同时它体现了人们的思维方式。西方对事物的分类,自古希腊以降基本上沿着所谓科学的“归类”方式,如重量化、重视事物间的必然逻辑关系等,至于中国古代哲人的分类思维,完全走向了另一条道路,即采取了《周易》所谓“观物取象”的直观定性的“形象思维”模式。

哲对事物的分类方式

中国古哲的对事物的分类的方式大致有三:

阴阳分类。阴阳分类应该是古人最早采用的分类方式,这种分类最初由人性别现象引起;继之,他们又观察到万事万物都有“对反”的现象,于是具有哲学思维的古人将之进行抽象、提升并用之于事物的分类。概略而言,大凡具有生发、开放、阳光的事物属阳;反之,具有收敛、阴柔、包容的事物属阴。《易经》乃最早利用“符号”系统探讨“阴阳”的著作,《庄子·天下篇》明确指出“易以道阴阳”,可谓一语中的

八卦分类。由于世界万物纷繁复杂,“阴阳分类”的“两极”思维未免过于简单,于是古人在阴阳分类的前提下,进行“八卦”的细分八卦分类同样来自《周易》,它是按照天(乾)、地(坤)、日(离)、月(坎)、山(艮)、泽(兑)、雷(震)、风(巽)等八个自然”的属性对万物“观物取象”进行归属,具体的分类标准大致按《易传·说卦》中对八卦的定性进行:乾,健也;坤,顺也;震,动也;巽,入也;坎,陷也;艮,止也;兑,悦也”进行。根据标准,万物被分为八类譬如,若对动物进行分类,按《说卦》说法,则是“乾为马,坤为牛,震为龙,巽为鸡,坎为豕,离为雉,艮为狗,兑为羊,等等。其中稍微费解的在于狗缘何属“艮”,按虞翻的解释,狗守门,让人“止”。当然,《说卦》分类比较详细,譬如属于乾类的有天、圆、君、父、玉、寒、冰、大赤、良马、老马、驳马、木果等等诸多物象,其它七卦亦然。八卦的分类,无疑丰富、拓展了人们的认识视野对后世影响较大,如后世医学尝将八卦同人体脏器相匹配以探究病理

五行分类。与源自《周易》的阴阳八卦分类不同,儒家另一部经典《尚书》则将万物分为金、木、水、火、土五类,此“五类”分法乃以自然属性为标准划分,《尚书·洪范》云,“水曰润下,火曰炎上,木曰曲直,金曰从革,土曰稼穑”。此种分类的特点有二,一则它将事物的自然属性置于《洪范》所称的 “润下作咸,炎上作苦,曲直作酸,从革作辛,稼穑作甘”的人之感受性(味觉)格局之下,进而使物的自然属性同人的感受属性联结起来;二则在于它预制了一套生、克的体系(生: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克:金克木、木克土、土克水、水克火、火克金),从而使事物不是分门别类的简单罗列,注重研究了彼此间的相互联系。相比之下,阴阳、八卦分类虽然在《周易》中得到有机的结合,但就系统性、完备性而言,不如“五行分类”更为完善

分类思维中的“中观念

上述三种分类方式所取标准各不同,但其核心理念则近乎一致,即皆体现并重视“中和”、“中道”之理念

阴阳之“中”中国的阴阳之分断然不同于西人的“孤立、二截”的对立式思维,而是认为阴中有阳、阳中有阴,二者浑然一体,谐然共存不可剥离,人们所谓的阴阳二分不过是一种权宜说法。阴阳关系最佳状态乃为阴阳平衡的“中和”之境,老子云万物负阴而抱阳,儒家所谓“孤不长,独阳不生”、“阴阳平衡”等,皆此意。中医尤其体现阴阳平衡”之守中思想。《汉书·艺文志》云:“病不治,乃得医。”其义,人病是因为阴阳失和,治疗的方法就是通过“调和阴阳”,使之重达阴阳“和”的平衡状态。

八卦之“中”《周易》本以“变”为主,但此“八卦分类”亦透露出“中道”思想,兹举二例说明之。一则是八卦“爻位”重“中”,如八卦(三爻卦)三爻,分别表征天地人“三才”,其中人位居中,为正位;在六爻卦中,“三四爻”据中,为位。《系辞》有“二与四同功而异位,其善不同;二多誉,四多惧……三与五同功而异位,三多凶,五多功,贵贱之等也”之论,极言三、四爻(中位)处境之艰,从另一侧面说明保持“中道”何其艰难!难怪孔子认为,即便君子,“择乎中庸,而不能期月守也”(《中庸》)二则卦“数”重“中”。又涉及两方面内容,其一表现为老阴的据“中”判定原则:在周易中老阳取“九”,“九”为阳(奇)数之最;而老阴则取“六”,遵循“用中的原则(因偶数2,4,6,8,10中,6居中间,关于老阴取“六”,说法较多,笔者偏向“用中”说);其二表现在河图、洛书的卦“数”中。《易传》有“河出图,洛出书,圣人则之”的记载,其中河图、洛书的卦数也规守“中”之原则,《洛书》有言:“戴九覆一,左三右七,二四为肩,六八为足”(朱熹《周易本义》)若将之排列起来,可得九宫格的数字填充游戏,其中“五”居中位,且五亦取上下左右数和(10)之,透出“中”的消息;《河图》言天一生水,地六承之……的记载,将之排列起来,同样以中位(数字5)为中心,亦透露出守“中”理念。

五行之“中”。“五行”分类思维尤其凸显了守“中”的理念,“五行”重“中”同农耕文明之重“土”紧密关联。某种程度上,可以说五行中”理念遍及古人的整个生活世界:

以方位言:木(东)、金(西)、火(南)、水(北)土(中),四方绕“土”而立,表明中国自古立国;其将“土”置“中”位(尊位),以凸显“土”的重要(此与农耕文明关系密切)。

以四时言,春(木)、夏(火)、秋(金)、冬(水)、长夏(土),长夏为生命之也,故置“中”

以“五”言,)、)、)、)、五色之中黄色居“中”位,为至尊《周易》对之赞美有加坤卦六五曰,“黄裳,元吉”;坤文言曰,“君子黄中通理,正位居体,美在其中,而畅于四肢,发于事业,美之至也”。职是之故,历代封建君主莫不以“黄袍加身为尊贵。

以五脏(六腑)言,心(火)、肝(木)、肺(金)、脾(土)、肾(水),掌管运化之机的脾位于“中”位,因脾为后天之母,生命的运行全赖“中气”推动。同样,六腑中的胃(土)亦据“中”位。

以五味(酸甜苦辣咸)言,甘味(土)据“中”;以五音(宫商角徵羽)言,宫(土)居“中”……。

要之,五行分类重“中”位(中位为土),此思维在凸显黄土文明的同时,亦鲜明透露出国人中”理念。国人之所以缘何“守中”,在于“中”乃维持、推动事物恒久运行的根本,大至宇宙国家、小至生命机体,惟有处于“中”的状态,方能利于恒久之地。至于阴阳失衡之极端状态,鲜能久也。老子曾言,“飘风不终朝,骤雨不终日”,从反面 “非中和”之极端状态难以持久。

关于分类思维的延伸思考

上述三类方式几乎同时出现于先秦,然就文献记录所知,种分类模式最初并整合于一体,如“易以道阴阳”(亦言八卦),但却不言“五行”《尚书·洪范》言五行却不言八卦

春秋战国后期尤其汉代,阴阳家及方士因宣扬谶纬、灾异之故,乃将阴阳、五行、八卦初步系统化并因此对“中医理论”产生了的影响。其中汉人魏伯阳的《周易参同契》其中佼佼者。哲学上将阴阳、五行、八卦统一起来并因此构建其哲学本体论的人物当属宋儒周敦颐(周氏思想多源自道家,其著作《太极图说》三者于一炉,万物于一体,堪称宋明理学的开篇之作。《太极图说》在彰显有机宇宙理念之时,亦突出“中”,其所言,“圣人定之以中正仁义”(《太极图说》)即是。以宋人视野,“中”被赋仁、元等“生”之义,此与《周易》“天之大德曰生”相呼应。

须指出的是,尽管三者为宋儒为一体,且藉此构建出精致、圆融本体论体系但这并不意味着此直观思维本身万能它依然体现出两面性:一方面此以直观、形象为主的观物取象思维带有“天才”的艺术创造性它深刻地影响了中华文化,且这种影响是深层次、全方位的:如其体现出的“守中”理念对政治、外交、军事的影响;又如建基于阴阳、八卦、五行之上的中医养生、书法、建筑、绘画乃至饮食文化等等为中华民族赢得了世界的赞誉。就此而言,这种特殊的整体思维造就了极具魅力的东方文化另一方面,这种定性思维(严格意义上)带有随意散漫、缺乏逻辑等特点体系不乏自相矛盾之处,尤其缺乏精确性、不可量化,这也使得该思维玄密有余、致密不足。这种模糊、混沌思维也最终必然使“中庸”仅仅成为境界哲学、体悟哲学,因为关于“中”我们同样没有严格的量的规定性,它只能依赖个体的体悟,带有独特性、独断性是不可推广、不可言说的。试想就“喜怒哀乐之谓中”而言,不同的人感觉的“中”是截然不同的。

无疑,这种“分类思维”不可能发展出西方缜密“普遍性“的知识体系。个中原因,怀特海曾有鸿论,他认为,“分类是必需的,但除非你能从分类走向数学,否则你的推理便不会有多大的进展。”(怀特海,《科学与近代世界》,商务印书馆,2012,第36页)大约可解释“李约瑟难题”某种程度上,所谓的“李约瑟难题”根本就是“伪问题”,因为质问“中国为什么没有产生科学知识”就如同问“适于种植土豆的为什么没有长出香蕉”一样,没有意义。对于中国的这种天才式的悟性、直观思维,怀特海在《科学与近代世界》中亦有中肯评价,他认为:“从文明的历史和影响的广泛性看来,中国的文明是世界上自古以来最伟大的文明。中国人就个人情况来说,从事研究的禀赋是无可置疑的,然而中国的科学毕竟是微不足道的。如果中国如此任其自生自灭的话,我们没有理由认为它能在科学上取得任何成就。怀氏的看法是有道理的,如果中国人的思维不加任何改变的话,确实很难培育出科学的种子——虽然我们有一流的艺术和技术。

今天我们探讨古哲“事物分类”现象,目的既在于肯定直观悟性的天才性、独特性、艺术性,肯定其蕴含的“守中”核心理念;同时还要认清其局限,以开放的心态吸纳西人的严谨的逻辑思维,以提高知识的体系性、严谨性、准确性笔者相信,倘若这种高妙的悟性思维同缜密的逻辑思维相嫁接、融合,定会为人类创造出伟大的奇迹。事实上,不少“思贯中西”的大哲学家、大科学家艺术家如金岳霖、冯友兰、杨振宁、吴健雄、丘成桐、张大千、赵无极等已为人类的哲学、科学、文化事业作出了卓越的贡献,我们有理由相信,两种思维“化合”奇迹更多地出现于未来。

  评论这张
 
阅读(172)|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