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绿茶

万法如幻。。。。。。

 
 
 

日志

 
 

思想其无边界 中国社会科学报 2015.11.10  

2015-11-11 14:15:5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思想岂能无“边界”?

一般我们认为,在宇宙间,凡有形质、占有时空的东西,多是不自由的,譬如器物;无形质、超时空的东西,则是自由的,譬如思想。有形质的东西之所以不自由,在于“形质”自身设定了“边界”(比如时空的边界);作为“意识流”的思想,因其无形质,不占有时空,似乎可天马行空,遨游八极,应是自由的、无边界的。果真如此乎?答曰,未必。

思想有边界

思想是有边界的:形式上的自由,并不意味其内容上的自由,更非意味着没有边界。

首先,就思想之可能发生的条件或曰其来源而言,无非有二:一则为思想发生之主体(人);一则为所思之对象(物或事)。就此而论,思想是“有限”的,因为它归根结底来自于人们对外界事物的认知与反思,人们对外界实践、认知与反思的能力、范围与深度乃构成其思想之限度。我们不否认大哲学家的智慧可以超越时空,但是,其“具体的思想”终归有其“限”。世界是流动并生成着的,没有谁能完全、彻底地把握住这个流变的世界。

其次,就思想的应用而言,它是有疆域、有边界的。一种思想,无论多么伟大,皆非“放之四海而皆准”的,而是有其特定的使用域。以物理学而论,牛顿力学仅适用于低速、宏观区域,量子力学则仅适用于微观粒子;以数学而论,连续的函数问题可用微积分解决,非连续的点状函数问题,可能要以集合论的方式解决……自然科学之领域尚且如此泾渭分明,社会科学则更不必说。

再次,思想所采用的“工具”将对其构成限制。思想得以进行和表达的主要工具是语言,语言的出现,使得思想及其传播成为可能,并因此改变了人们的生存状态。然而语言并非万能,在“形而下”的经验层面,语言符号大致能表达思想;对于诸如价值、信仰、本体等“形而上”领域,语言则难以“说”出。因此,中国古典哲学才有诸如“道可道,非常道”、“书不尽言,言不尽意”、“说似一物即不中”之论,西哲维特根斯坦才有“能说的说清楚,不可说的,只可不说”之感叹!

最后,我们姑且做进一步追问:语言是否存在边界?答案是肯定的。语言之边界意味着人的理性之界限。其实何止语言是人之理智的界限,思想本身就是人类理智的产物。退一万步讲,即便“思想”无限,它最终亦须通过具体的、有限之人这个“通孔”表达出来,并因此打上人之“有限性”的烙印。在绝对意义上,人的界限乃是思想的终极界限。

“思想边界”之启迪

讨论思想有无边界,表面看来,似乎空洞且玄虚,实则不然。因为它涉及在哲学上我们如何对待前人、如何对待异域的问题,也涉及思想者的态度问题。

第一,思想之边界,要求我们须正视前(他)人的思想资源。既然思想有界限,那么,当我们的思想不能超越前(他)人之时,或曰,当我们的思想仍处于前(他)人的封限之内时,我们当虚心继承之,而非以简单、粗暴的否定态度对待之。

第二,思想之边界,要求我们尽量避免思想的“僭越”。思想自身的边界,决定了其不可能成为“放之四海而皆准”的普遍真理。因此,我们要审慎地研究思想运用的“界阈”和“可行度”,力求避免越俎代庖式的“一刀切”行径——自然科学领域的思想固然有效,方法可以借鉴,思路可以效法,然具体路径却不可复制,尤其严禁“照抄照搬”。

第三,思想有边界,并非意味着边界绝对地固定不动。检讨人类思想发展史当知,思想的“界限”并非凝固的,而是随着人们认知能力的拓展而变动。此要求后人不可死于言下,更不可以懒惰的姿态“照单全收”,而须在继承的基础上高扬人之理性,与时偕行,拓展思想之边界。

我们探讨思想的“边界”问题,势必给思想者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那就是:思想者须沿着思想自身的路径与分际,敢于并善于进行思想的创造与突破。那么,如何进行思想突破呢?

思想的突破

思想的突破,意味着一种态度的突破,它要求思想者不唯上、不唯书,而只唯实。只有在“解放思想”的前提下,思想才可能走得更远。

思想的突破,意味着思维模式的突破,它要求人们要善于转换单一的思维惯性,要有意识地灵活运用诸如整体性思维、立体性思维、反向思维等诸多思维方法,以提高思想的向度:怀特海哲学的可贵之处,就在于他以有机整体思维模式克服了西方传统的二分思维;爱因斯坦的伟大之处,就在于他以全新的相对论思想跳出了“决定论”的窠臼。

思想的突破,意味着思想自身须实现由内容到方法乃至智慧的提升。作为内容的思想总是具体的,“具体的东西”要实现自我的突破,除了将自身提升为方法乃至智慧,别无他途。冯契先生所谓的“化理论为方法,化理论为德性”之言,即为此意。

思想的突破,更意味着思想的实践转向。正如“咬着自己的尾巴转圈的蛇”永远不能走出怪圈一样,思想自身的困境无法在纯思辨领域内部得到彻底解决,只有让思想在实践中“动”起来,在主客的互动、开显与感应中,方可获得自我突破的契机。20世纪中期,西方哲学界曾有所谓“哲学的终结”之说法。窃以为,“终结论”倘若还有那么几分道理的话,就在于它揭示出“纯粹思维哲学”发展之穷途,并暗示出实践哲学之转向。事实上,19世纪中叶,马克思在《关于费尔巴哈的提纲》中就有明确论述,“哲学家们只是用不同的方式解释世界,问题在于改变世界”,可谓开启了哲学转向之先河。

今天,我们的思想资源何其丰富!然而如何厘清纷繁思想之分际、走出陈旧思想之藩篱、突破思想之界限,以更加务实的态度融入时代,实现启发民智之责任,乃是摆在思想者面前的重要任务。

  评论这张
 
阅读(67)| 评论(2)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