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绿茶

万法如幻。。。。。。

 
 
 

日志

 
 

“元气淋漓”的熊十力 中国社会科学报 2015-1-19  

2015-01-24 21:40:03|  分类: 哲学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元气淋漓”的熊十力  

 

在现代新儒家“三圣”中,如果将马一浮先生为定位于飘逸之高人,将梁漱溟先生定位于“倔强(直)的行动者”,那么,熊十力先生(1885-1968)则应定位于 “元气淋漓”的哲学家。熊十力先生,字子真。中国有“闻其名,知其性”之言,此与熊先生尤为相契。“十力”乃源自佛教“大无畏”之愿力,熊先生一生以沉潜、雄健之“力”行愿大千,于国人普遍缺乏自信之时,避开陋儒之陈见、崇洋之浅见,直入先秦儒家经典,苦心孤诣,援佛入儒,重新诠释儒家命题,以达到续接学术慧命、挺立中华民族精神之目的:如无“十力”之雄健,断然难以做到。先生之“字”“子真”则大略透露出直率、率真之性情。当然,称熊先生为元气淋漓的哲学家,绝非在“名字”上做表面文章,而是其生命确然如此、性情确然如此、品质确然如此。

元气淋漓的生命

 

“就自然生命而言,熊先生天生具有一种“元气”。譬如,其幼时所表现出来“放荡不羁,裸居野寺,遇人不避,喜打菩萨”( 郭齐勇著《熊十力哲学研究》,人民出版社,2011年)等行为,无不透露出一种充沛的原始生命本能,其所言的“举头天外望,无我这般人”,可谓此充沛之混元生命力之集中体现,此与释迦牟尼的“天上天下,唯我独尊”颇为相似。既长,随着熊先生视野的开阔与阅历的增加,其原始的生命力转化为一种强烈的族类生命延续之意识,其之所以参加武昌起义,乃是对满清政府腐败至极所不满。革命失败后,熊先生又目睹“党人竞权争利,革命终无结果” (《熊十力全集》,第一卷),尤其对军阀官僚存在的贪污、淫侈、残忍、猜妒、诈骗、卑鄙、苟且、党祸至烈、人到灭绝之行为大为痛惜,深感革命如不革心,终无所成。于是转向学术,转向哲学,其所希冀的族类生命意识亦相应地转移至族类的文化生命意识。

明乎此,当知,熊先生的哲学非为思辨之推理,亦非纯粹体系之建立,而在于一种族类的生命意识,文化意识。熊先生自觉地承载其华夏民族慧命相接的重任,其对民族精神、民族文化传承之担当、之忧虑,皆流露于其著作之中。三十年代,熊先生化用孔子之言自题堂联“道之将废矣,文不在兹乎”,言其心志,这种续接文化慧命的“舍我其谁”的担当感、责任感乃是其元气淋漓之自然生命的升华,更是对族类文化生命延续的责任。

 

元气淋漓的性情

 

熊先生性情率真,甚至到了没有任何掩饰的地步。关于这方面的例子颇多,这里略举数例。熊先生尝与冯文炳(即以文学著称的废名先生)争论佛学,废名是熊先生的小老乡,十分敬重前辈熊先生,熊先生亦以友待之。然而,当二人争执起来,则常常面红脖子粗,甚至扭作一团,结果废名拂袖而去。然而,次日见面,二人谈笑风生,似乎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此率真赤子之心由此可见一斑。另则,据王元化先生所述,王拜访熊先生,恰逢熊先生正在沐浴,熊毫无掩饰,让王进来,其赤身坐在澡盆里与王谈论学术,颇有魏晋风度。又则,熊先生对学生的棒喝亦堪称现代版的“禅宗”,熊先生讲课,讲到兴起处,往往情不自禁地随手在听讲者的头上或肩上拍一巴掌,结果听讲的人为了避免先生巴掌的光顾,往往一大早就把后面的位子坐了,孰知老先生却从后面拍“起”。此等举动,非真性情者不能未知。当然,熊先生不仅仅“拍”人,更在于其“机锋”锐利,每每在关键处启发后学。甚至,熊先生对学生的“骂”也往往有诸多启发。譬如,徐复观先生就是在熊的“训骂”中成长起来的。据徐复观回忆,徐问学于熊,熊让徐先读王夫之的著作。嗣后,徐拜访熊,熊问其心得,徐多言王夫之的不妥当处。熊骂道,你个不成器的东西,读书怎能只看别人短处,倘只看短处,又如何吸收他人之精华呢?徐复观称,熊先生的这起死回生的一骂,让他最终在学术上立了起来,并成为熊先生著名的港台三大弟子之一(徐复观、牟宗三、唐君毅)。自然,熊先生亦非随便骂人的,在《与牟宗三》的信中,先生自道:“吾好骂人,只可骂其能受骂者。如其非器,虽不忍,又何可遽骂耶。”(《熊十力集》)作为熊十力的学生,能被先生“骂”,也是一种福气。

关于熊先生的性情,还值得一提的是先生的书法。熊先生写字素来不讲究,随手取来一张草纸,不分行列,便密密匝匝地写下去。且其常常在纸上涂来涂去,写到起劲处,还常用圆圈注明“吃紧”字样。此与马一浮先生之典雅书体书体颇不相类。不过,齐白石先生就尤其欣赏熊的书法,认为其字体元气淋漓,妙不可言。道行如我辈者,对齐白石所称赞的“妙不可言”倒无体悟,但观熊先生书法,确然有一种元气淋漓的酣畅劲。古人云,书法,心迹也,熊先生的书法可谓将其性情表现的淋漓尽致!

 

元气淋漓的哲学

 

熊十力的哲学固然是原创性的哲学,但更是关乎生命的哲学。熊先生虽从“逸世”的佛学(唯识)入手,然最终回归儒家“大易”之刚健精神。熊先生的《新唯识论》,实质上乃是借唯识之名,显周易大义,他以乾坤为体,以歙、辟为用,围绕体用不二、心物不二、主客不二渐次展开,而其根底皆在于张扬生命的大化流行,在于彰显生命之价值。简言之,熊先生的哲学,乃是生命的哲学,其哲学始终流淌着元气淋漓的生命。明乎此,当知熊先生同佛门弟子关于唯识的争论,实在是“误争”,因为二者争辩问题根本不在一条轨道上,佛门弟子乃从唯识学理上着眼,而熊十力不过借唯识之名发挥自己的生命哲学而已。

正因为熊先生的哲学渗透着强烈的生命意识,族类意识,熊先生的文章亦充满着一种阳刚之气。张岱年先生认为熊十力乃哲学界特立独行之士,尤其熊先生的文章有一种刚强雄迈之气,对精神萎靡不振者,无疑是一剂良药。可提嘶精神。

关于熊十力的哲学特质,张岱年先生曾有一段这样的叙述。1947年,金岳霖先生问张先生:“你觉得熊十力的哲学怎样?”张先生未正面回答,反问道:“金先生以为如何?”金先生说:“熊十力的哲学背后有他这个人,这一点我不如他。”(张岱年:《直道而行》,大众文化出版社,2000年)张认为金先生的这段话给人的印象尤为深刻。确实的,熊先生的哲学是和生命密切相关。又如,在回答然任继愈先生关于“将‘尊德性’与‘道问学’视为朱陆之异同”问题时,熊先生即明确指出,不能将简单的将尊德性与道问学二语,作一种话头看,“必须真正作过尊德性如陆子(九渊)者,然后识得尊德性一语;必须真正作过道问学工夫如朱子者,然后识得道问学一语”(《十力语要·答任继愈》)。言下之意,中国的学问乃是生命的学问,是本己、反己的学问,在外围(话头,言说等层面)下工夫,是难以进入中国哲学之殿堂的。

当今哲学,似乎过于关注外在之言说,有远离生命、远离生活、远离行动的趋势;当今哲学家,缺乏真性情,且有藻饰、慕虚名且虚伪之陋习,此皆与真正的哲学精神不甚相契。重读熊先生,无疑有助于恢复生命之元气,提撕哲学(家)所应有的刚健之精神,更有助于挺立民族性,是为记。


 




  评论这张
 
阅读(169)| 评论(6)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