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绿茶

万法如幻。。。。。。

 
 
 

日志

 
 

从杨朱悲歧路谈治学路径 《学习时报》2014-05-26 10:23:06  

2014-05-26 12:19: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列子》里面有这样一个故事:

  杨朱的邻居丢羊后,不但发动全家人去寻羊,而且还请求杨朱的童仆帮忙。杨朱纳闷:丢一只羊,何至于如此兴师动众?邻居道:因为路岔道多。忙活了一天,最终邻居同众人却无功而返。杨朱问其因,邻居回答:岔道中还有岔道。于是杨朱脸色忧愁,一整天不语。

  故事讲到这,耐不住性子的“哲人们”便开始了不同的解读。譬如,笔者就从“岔路”联想到人生道路的选择,因为人生面临着诸多选择,而每一种选择甚至代表着一种命运——也许选择本身仅仅在一刹那的功夫,然而问题在于当你选择一条道路的同时,也意味着你丧失了通往其他路途的可能性。选择的重要性由此可见一斑,倘若选择失误,人生的路径就要改写了。

  同时,就选择本身来说,还涉及“自由的困境”这一哲学问题。因为选择在某种意义上意味着自由,倘若人生没有选择的机会,那么人则为必然律的奴隶,毫无自由可言。可问题在于,当人处于多种选项下(每个选项皆不可预期)时,又势必陷入新的困境——选择的困境,这无异于套上了新的枷锁。应该说,工业社会尤其信息化社会,人们的选择太多,困惑也太多,结果造成了自由的悖论。此恰恰应验了卢梭的那句话,“人们渴望自由,然而无时不在枷锁之中”。

  此乃从“选择本身”引发的不同解读,亦是多数人所能联想到的解读方式。

  不过,杨朱的解答却意不在此。我们继续看故事的进展:

  弟子很奇怪,又不是先生丢羊,为何先生如此忧伤。弟子孟叔阳将此事告之心都子(杨朱的另一弟子)。他日,二人请教杨朱。首先,心都子向老师讲了一个故事,说有兄弟三人在齐鲁之地向同一个老师学习仁义之道,学成回家,其父问何为仁义之道。老大回答,将生命置于荣誉之前即为仁义之道;老二回答,杀身成仁乃是;老三回答,同时保全生命与荣誉才是仁义之道。

  杨朱没有任何评论,而是同样也讲了一个故事。他说有一个水性极好的人,来向他学习者络绎不绝。然而,其中淹死的几乎占到一半。本来人们是向他学游泳的,而不是学溺死的,孰知学习的结果,反差却如此之大,究竟谁对谁错呢?

  心都子听后默不作声地退出。

  孟孙阳特别纳闷,责询心都子:你问得拐弯抹角,老师回答得又稀奇古怪,我愈发糊涂了。

  心都子回答道,路因有岔道而羊丢,治学的人则因为有太多途径而迷失方向。世间的学说并非根源不同,但是最后的结论却相差悬殊。所以,只有回到本源上去,返回到根本`上去,才不至于迷失。

  这段话的主旨其实在替“老庄”说话。老庄哲学认为,道乃源头,为一;道分则术(从个人狭隘方面所理解的“道”)生,术最终造成人心困惑、道德坠落之困境。如庄子《齐物论》所说“其分也,成也;其成也,毁也”,其意即言一旦道发生分裂,则形成物,对这个物而言,也许算得上成,然而对道本身而言,则是毁。譬如,将一树做成书桌,对书桌而言,由树变成桌,是成;对树本身而言,由树变成书桌,则是毁。更重要的是,人们往往为具体的物所惑,最终远离大道。因此,老庄要求持守大道,守素抱朴,而非让道分裂。

  我们再回到“亡羊歧路”上去,羊最初在源头上走的道是一,然而当它分岔后(即道分裂后),变成多条,而这其中的每一条仍然有分岔,使得路愈分愈多,从而最终让人陷入困惑境地。所以,心都子非常理解杨朱:先生忧的不是找不到羊,而是忧患的大道分裂而造成的思想的混乱与困惑。为了印证自己的看法,心都子向老师讲了三兄弟学道的故事,以求教杨朱:道本无二至,然而到三兄弟这,道分岔了,三人的理解各不相同。果不其然,杨朱同样以讲故事的方式肯定了心都子:道本来是救人的,然而有些人却走向反面。

  至此,故事似乎完结。告诫学者,要善于守死善道,不要被蔓延的枝节所迷惑。

  若细细思索,“亡羊歧路”对后人而言,尤其对学术研究而言,仍有两点重要启示:

  其一,真正的学问在本源上是通的。虽然就中国学术史而言,“儒(家)分为八”,“墨(家)分为三”,“道(家)分为二”,然而,根源上是却只是一个儒,一个墨,一个道。其实何止儒家、墨家、道家如此,诸子百家的学问根源上莫不出于六艺之学,只不过他们各取所需而已。在这个意义上,笔者以为儒、道、墨乃至兵家、阴阳等诸子百家在最高层次上仍然是通的,奈何后人器量窄狭了,遂造成各自为政、墨守成规之局面。此种状况即如庄子在《天下篇》所言:“后世学者,不幸不见天地之纯,古人之大体,道术将为天下裂。”当然,扬雄在《法言》中说得更直截,“或问道。曰:‘道也者,通也,无不通也’”。倘若学术上做不到通的地步,名气再大,估计也是难以得道的。

  其二,对于每一宗、每一派,我们亦需作“同情理解”,甚至要鼓励这种“剑走偏锋”的学派研究。由于个人阅历、知识结构、理解能力、时代背景乃至学习目的之不同,人们对道各有所需亦在情理之中,此即西人所谓“一千个观众有一千个哈姆雷特”。以西方哲学之解释学立场言,正是不同读者对经典的不同解读,才促进了学术思想的多样化、深入化。因此,对学术上的“亡羊歧路”,我们又不必若杨朱那样过于悲观,而应当采取辩证、中和之思维,以“互逆双运”的方略来对待之。倘若此,那么,“亡羊歧路”的现象则又为学术发展的必由之路:一方面通过“道路分岔”而促进学术的发展与繁荣——倘若道不分裂,哪有诸种学科之形成;另一方面,又通过对道的回归、溯源,通过对经典的回归,从源头上获得通的智慧,修正我们的学术方向,而不至于使“分岔之学术”支离破碎、互相隔绝——因为反过来看,“道”最终乃是人们的终极追求。如此通过分统、收放之交互进行、互逆双运,方使得学术真正达到“天下何思何虑,天下同归而殊途,一致而百虑”(《周易·系辞》)之境地。

  评论这张
 
阅读(100)|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