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绿茶

万法如幻。。。。。。

 
 
 

日志

 
 

牟宗三的浩然之气 《中国社会科学报 2011.9》  

2011-09-09 22:30:48|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牟宗三的浩然之气 - 清风绿茶 - 清风绿茶

 

 

 

研究哲学,除了具有水浒英雄的汉子气外,还须有“不为成规矩俗套所粘滞的逸气”、“原始的宇宙悲怀”。他认为,汉子气为儒家之勇,逸气为儒家之智,而“原始的宇宙悲怀”则是儒家之仁。
  中国现当代的哲人多具有鲜明的性格,如熊十力狂放、梁漱溟刚硬、马一浮超脱。同时,也有一类哲人具有勇猛、“梁山汉子”般的元气,牟宗三就是典型代表。
  先说牟宗三的“拙”气。牟宗三治学用力之深、之猛,近人恐无出其右者,而其所用之力在一般人看来,无疑皆为“拙”力——“货真价实”地抄诵经典文献。青年时代为弄明白“逻辑”是怎么回事,他竟毫不犹豫地花掉生活费买来罗素和怀特海合著的《数学原理》,然后像小学生似的一个命题一个命题地去抄,去演算推演,花费数年光阴亦在所不惜。
  在其天命之年,为研究宋儒“二程”(程颢、程颐兄弟)之学,他亦下苦且拙的功夫。由于《二程遗书》的许多章节中“二程”的思想常混淆不明,为了区分二人,牟宗三又开始了“抄文献”的做法,且抄了数遍,直至烂熟于心,凭借内在的领悟而最终将“二程”思想分得停停当当,这种由拙而巧的方法怕是他人学不来的。至于研读康德,则更是40余年如一日,不离不弃,极尽“拙”力,终将之与儒学贯通,开显出现代“新儒家”大气象,以至于后人称其为“将儒家义理推上划时代高度”的第一人。
  牟宗三的“倔强”气。他的倔强气可谓直逼其师熊十力。熊十力的倔劲儿在《新唯识论》中表现得淋漓尽致。由于熊著《新唯识论》与佛学相抵触,其师欧阳竟无的另一弟子刘衡如著《破新唯识论》破斥之,而熊则以《破〈破新唯识论〉》应对。同样,牟宗三的倔强气在其与梁漱溟的交往中亦尽显熊氏之“遗风”。
  20世纪40年代中期,牟宗三用自己的薪水与友人创办《历史与文化》,该杂志因他本人的雄健文章而引起梁漱溟的注意,并要求订阅。牟宗三顺便写信给梁,并对其提出若干“规劝”。梁漱溟以为牟宗三所言悖谬,将其来函加以答批寄回。牟宗三也不示弱,将梁的批语剪下来挂号奉还,以示决裂。这个倔强的举动,给素有倔强刚烈之称的梁漱溟印象极其深刻。30年后,香港大学有教授拜谒梁漱溟先生时,说起牟宗三,梁漱溟依然记忆犹新:“他把我写给他的字,一片片寄还给我,脾气真大!”沉默片刻,又说:“没想到他今天以哲学家名于世矣。”牟宗三脾气之倔强由此可见一斑。
  牟宗三的“率真”气。率真者,率性也。牟宗三的率性系内心真诚之外在表现。20世纪50年代,牟宗三在报纸上发表的几篇文章,被蒋介石看到,颇合其胃口,于是,便嘱咐管文教的张其昀将文章的作者找来见见。倘若换了别人,怕是求之不得。而牟宗三听说蒋介石要安排日子召见,轻描淡写一句“不想被他召见”便将蒋介石拒之门外了。还有一次,牟宗三的山东老乡拎了水果去看他,聊一些不着边际的闲话。不注意时,牟宗三不见了,学生去找,发现他竟在卧室睡着了。“婆婆妈妈地淡扯一气,不如去睡觉。”这种做派怕只有率性如牟氏者方做得出来。因为率性,所以不管是蒋介石还是闲客,不投缘则一概拒之,绝无丝毫拐弯抹角的造作。
  当然,这种率真也让他饱受失业之苦。1956年,在香港举行的一次人文学会上,一位军官出身的人物与会,讲自己读《大学》的体会,其报告中不着边际地引用了孙中山和蒋介石的言论来附会。牟宗三的率真之气又上来了,忍不住声色俱厉道:“做学问时,要一心做学问,抛开一切,不要留恋过去的包袱,也不能把学问和政治混在一起,这是不尊重学问。”由于他的耿直和率真,结果当时被学校找了个借口辞退了。然而,牟宗三终其一生都未改其直率的性情。
  牟宗三的“傲”气。恰如其师熊十力“当今之世,讲晚周诸子,只有我熊某能讲,其余都是混扯”之狂放,牟先生亦是狂放之人,他将自己看成儒学慧命相接的承载者、传递者和弘扬者,他的人生也正是为此而来。但牟宗三的狂放甚至狂傲不是“空许”的,乃是由其夯实之学养、玄思之睿智所奠定的。现代学者傅伟勋认为:“牟先生足以代表近代到现代的中国哲学家真正水平的第一人。中国哲学的未来发展课题也就关涉到如何消化牟先生的论著,如何超越牟先生理路的艰巨任务。”(《从西方哲学到禅佛教》)此评价可谓高矣!德国的波昂大学因受牟宗三的影响而开设“牟宗三哲学”。这是自海德格尔翻译《老子》之后,德国大学对中国哲学的一次大的反应。这个以出哲学家著称的国度,重视中国哲学“从牟宗三”开始,不能不说是个奇迹。据说,德国大学开设“牟宗三哲学”后,竟达到“听众之踊跃,几到欲罢不能之势”,可见牟氏哲学在异域影响之大。
  同熊十力一样,牟宗三也是个孤傲之人,对一般人看不上眼,自然也就显得落寞且孤寂。他在《五十自述》中,曾有“凡我著述,皆由实感而来。我已证苦、证悲,未敢言证觉”之语,可谓其自然心声之流露。对于孤傲,熊十力晚年曾自辩:“人谓我孤冷,吾以为人不孤冷到极度,不堪与世谐和……凡有志于根本学术者,当有孤往精神。”(《高赞非记语》,《十力语要》卷四)这同样也适用于牟宗三。
  牟宗三十分偏爱《水浒传》。一个睿智而深刻的哲学家竟然爱一群草莽英雄,未免让人匪夷所思。牟宗三曾用佛语来品味评判《水浒传》。他说,《红楼梦》是小乘,《金瓶梅》是大乘,《水浒传》是禅宗。他爱《水浒传》,爱的是率真的英雄,爱英雄硬汉子的磊落——那些汉子是帮野人,有的是拳脚和义气,为义所在,顶天立地。这便是“好汉做事好汉当”的潇洒和气度,是禅宗的“当下即是”和“明心见性”。当然,牟宗三所推崇的“汉子气”非盲目的,而是求其干脆、直截了当。牟宗三说,追求哲学真理若不在意现实、名利等牵挂,就是汉子气;否则这里照顾几句,那里敷衍几句,就是婆气,怎能成大器?研究哲学,除了具有水浒英雄的汉子气外,还须有“不为成规矩俗套所粘滞的逸气”、“原始的宇宙悲怀”。他认为,汉子气为儒家之勇,逸气为儒家之智,而“原始的宇宙悲怀”则是儒家之仁。
  据说,牟先生论述上述观点的文章——《哲学智慧的开发》一经刊出便洛阳纸贵,激励了数代青年人。20世纪50年代,徐复观曾以“智者型”来品题他,可谓名至实归。

  评论这张
 
阅读(211)|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