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绿茶

万法如幻。。。。。。

 
 
 

日志

 
 

九 九 归 一 <山东大学报>  

2010-10-05 13:04:01|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仰视宇宙,渊兮广兮,深不可测;俯视人间,纷兮扰兮,不置可否;环视自然,神兮变兮,妙不可言。古人云:三才天、地、人。窃以为:天者,宇宙也;地者,自然万物也;人者,人类社会也。自有人之初,历代圣贤先哲无不深思天地、宇宙之奥妙,人类之起源、万物进化发展之规律。古人之述可谓备矣,看其启人智慧之哲语,开阔视野之思辩,莫不让人叹为观止。然透过几千年来磅礴、厚重之论述,我们分明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即无论万物变化何等多端,人类社会发展何等无常,自然变化何等奇妙,最终却应了佛家的一句偈语——九九归一。当然,此处之“一”,非纯粹数学上的一,而是包含有统一、和谐、概括以及简约之意。“一”是宇宙间最高的原则,亦是人世间最高的智慧。君不闻“万变不离其宗”哉?俗又云:以不变应万变。宗者,不变的“一”之谓也。他人曰:言必有证,证必有据。姑且让我们到宇宙间取证一回。

归纳的“一”

哲人,在古希腊被称为智慧之人或智者,哲人研究的学问上至天文地理,下至自然万物,中至人间百态无所不包,无所不有,然归结到底还是研究人类的智慧、万物的本原。

 古希腊的哲人面对浩瀚的宇宙油然而生一种敬畏之感,继而便是向宇宙发问:人从哪儿来?自然万物从哪儿来?这看似简单的一问,却问出了人类中最大的问题。先哲们不停的探索、研究,并得出了五花八门的答案。如泰勒斯认为水是万物之源,阿那克西美尼认为气是万物之本,毕达戈拉斯认为数是产万物的基本单位,德谟克里特认为原子是构筑万物的基本粒子,柏拉图认为理念是本原等等不一而足。这里我们且不论其唯心还是唯物,他们的思维都是一种归纳性的东西,都偏向于用一个有形或无形的“统一”把世界归结于简单明了的“一”。

东方智慧的中心一直都在于归纳:《易传》将万物之起源归纳为一句话——一阴一阳谓之道。道行而不悖,故万物兴焉。《老子》曰:“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老子眼中,道是万物之本,宇宙的一切东西都可以归结到道上来。自然,这里的一、二、三并非是数学意义上的数字,而是代表了特定的含义的。如《易》云:“太极生二仪,二仪生四象,四象生八卦。”此处的“太极”与老子的“道”何其相似耳!窃以为老子的“道生一”即是“太极生二仪”。老子的“二”是指“阴”和“阳”,老子的“三”是指阴、阳、冲的结合,三者交汇而万物生。“道”为何物?“太极”又为何物?老子没说清楚,智者亦没说明白,或许是一片混沌之状,或许是其他的状态。至于到底是什么,我们不去管它,我们所关心的是其归纳方法。为什么东方智慧与西方智慧如此相似,都大致采用一种归纳的手段,使宇宙归于一个“一”,归于一个本原,归于一个交互相生的和谐。这着实耐人寻味。

西哲尼采说过:“我的虚荣心是——用十句话说出别人用一本书说出的东西,说出别人用一本书没有说出的东西。”由此可见,愈是深刻的东西,愈是简洁名了,而这种深刻和简洁只能来自于理性的归纳,把纷繁复杂、五光十色的世界用最简单的方式概括起来,是哲学家生来具有的使命。

 

简约的“一”

 

公式是最简洁的表达方式,自然界的迷人之处就在于纷繁复杂、扑朔迷离的现象背后存在着一种极为简单的数理关系。

回顾近代自然科学发展之状况,我们可知近代物理学出现了两次大的革命:一次是十八世纪著名物理学家牛顿的机械运动和力学理论;一次是二十世纪初爱因斯坦的相对论和谱朗克的量子力学。

牛氏的力学在继承前人的基础上将宇宙看成一个由各种力——压力、张力、重力、震动和波动形成的机械宇宙。在牛顿看来,联系整个宇宙的便是力,宇宙间的自然程序没有一个不能用力来描述和解释。其著名的万有引力定律公式F=GMm/R2把一切联系到力上来。即使生物体包括人都可以统一到用“力”或者“机械运动的”的观点来解释。十八世纪法国哲学家拉美特利就曾经写过《人是机器》的哲学著作。在十八世纪,机械和力是最时髦的话题,也是无所不能的工具。只是世界到了将近二十世纪的时候,牛顿宇宙如机械的整个理论才开始崩溃。

牛顿的力学统一论的局限在于它只适用于低速宏观的物体,一涉及到微观和高速就显得捉襟见肘了。当然,最致命的弱点还在于他的机械观把时间和空间完全割裂开来。针对牛氏的局限,爱因斯坦提出了相对论的伟大理论。爱氏的相对论分为狭义相对论和广义相对论:狭义相对论论证了万物之间并不是仅仅靠“力”来联系,还有能量,并且物质和能量不可分,这里又是一个著名的质能联系方程(E=C2M)不但把人类带进了原子能时代,而且把人类关于自然归纳的能力又推进了一步;广义相对论则证明了时空的连续性和不可分性。统一场论更始登峰造极,是他一生研究成果的结合。因为从统一场论伟大的眼界看去,整个宇宙是一个基本的场,其中“看到的每一个星、每一个原子,每一个游荡的彗星,转动缓慢的天河系和飞行快速的电子都不过是基本的时空联合体中的一道波或一个小疙瘩罢了”。爱氏理论把表面复杂的自然化为极度的单纯。重力与电磁力之间,物质与能之间,电荷与场之间,时与空的差别,由于彼此关系的明了,因而逐渐消失,化为四度空时连续区。因此人类对这个世界的一切理解和对真实的一切抽象的直觉,最后会合并为“一”。

通观物理学的发展之逻辑,我们可以得知自然科学的发展也是由“散乱”的假设而走向理性的“统一”的。诚如爱因斯坦所云:“用少到不能再少的假设和原理做的逻辑的演绎,能够控驭多到不能再多的经验事实。”其实又何尝只是科学渴想各种假设、概念能由繁到简,渴望透过世界万象窥见它根底上的浑然纯一?这也是人类追求一切理知的最高欲求。老子曰:“大巧若拙,大辩若讷。”愈是复杂的东西愈有一条简约明了的真理在里面。“大智若愚”,信夫此言!

和谐的“一”

 “一”者,整体也。整体自身便隐含着和谐、完美之意。虽然断臂的维纳斯在艺术家的眼里充满无与伦比的美,但充其量也是一种残缺的美,是由于后人因无法恢复其原貌而拜服于古人脚下的一种遗憾。整体是美的,也是和谐的。古往今来,人类无一不把追求心中的“一”看作最终目的。

老子是追求完美的“一”的,他的“一”是人与自然的天人合一,是合与自然,效法于大“道”的和谐;庄子也是追求完美的,他的“一”是追求一种飘逸洒脱、超然物外的哲学人格以及融人生与自然的生活态度。儒家的“一”则是现实主义的,他们以追求国泰民安垂拱而治为己任,以实现国家统一为最高使命。

系统论讲的也是“一”,此处的“一”指的是有机的整体,是一个与外界进行物质和能量的动态系统。系统论的理论最初来自于生物体的研究,即生物体的各个组织、器官只有相互协调、配合,才能有效的完成其应有的功能。科学工作者发现做为一个系统,其内部诸要素之间不是相互割裂开来的,而是相互联系相互制约的和谐整体。若用系统论的观点来看待事物,则组成事物的每一部分都是极为重要的,若离开了任何哪怕是极其微小的一部分,整个系统便功亏一篑,可见在系统论中,和谐、完整是多么的重要。

西方哲学的发展有一个特殊的现象:唯物主义与唯心论本来是水火不容,无神论派与宗教派天然针锋相对,然而随着各派别的不断发展和他们之间的相互斗争,他们之间的界限却不在那么泾渭分明,相反,好象还有走向统一的趋势。这种现象颇令人费解。

中国的文化则从实践上证明了这个统一的过程,无论是隋唐时期的儒、释、道三教合一,还是历史上的两次民族大融合都暗示着一条统一的规律。

审视科学发展的轨迹更是如此,科学越向前发展,似乎就越需要分工,表面上来看,不同学科的距离愈来愈远,而实质上当科学发展到一定程度,这所谓的“专业”又会在某一点上连接、交汇甚至融合在一体。例如当生物学研究进入到分子水平时便和物理中的微粒结构联系在一起,进而研究物理的微粒结构又与哲学上的问题联系在一块,继续研究粒子问题就又回到“场”的理论上,场的理论又往往同混沌相关连……。爱因斯坦曾经说过:“我不相信上帝和世界玩骰子。”他相信宇宙是和谐的有秩序的。种种迹象都向人类暗示这样一个道理:社会是一个和谐的社会,自然是一个和谐的自然,宇宙是一个和谐的宇宙。因此窃以为一切事物发展的最高境界应该是和谐。

无穷的“一”

“一”最小,因为一乃组成万物之单位,故老子云:“合抱之木,生于毫末。九层之台,起于累土。”一又最大,因为它又是生成万物之本原。老子又曰:“一生二,二生三,三生万物。”枝繁叶茂的大树由一粒简单种子生成;具有五脏六腑且精神活动如此之复杂的人类也不过是有一个小小的合子生成,千姿百态、变化万千的太阳系,起源于一团简单的星云;千差万别的宇宙现象由一粒宇宙种子即“奇点”发育而成。“一”为生之根,此乃从组成万物之成分而言。

战国著名辩论家惠施曰:“至大无外,谓之大一,至小无内,谓之小一。”所谓“大一”,即无限之宇宙,所谓小一,则为集合上的点。“一尺之捶,日取其半,万世不竭”。此谓之几何上的线段可以无限分割,亦揭示出一(事物)所包含的有限与无限之间的矛盾。这是从自然科学角度而讲。

一滴水可以映照太阳的光辉,这是全息理论的最经典表述。现代全息理论认为,一个个体包含着整体的所有信息,哪怕它只是一个不起眼的微粒:一粒种子包含了树全部密码,一个受精卵包含了未来生命潜在的全部信息。非但生殖细胞如此,体细胞亦然。“克隆”技术不仅仅是生物科学史上的革命,从另一个角度上来说它也是从实践上论证了现代全息理论的正确性,因为借助于现代科学技术人体的任何一粒干细胞都可以复制出一个与母体完全相同的个体。由此可见,“一”虽小,但它却拥有了全部。用哲学上的谚语来讲,谓之“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可矣。

“一”是无穷亦是有穷,“一”是生成万物之本原又是组成万物之基础,“一”是整体,“一”是万变不离其宗的大“道”,“一”是人类追求的最高境界,“一”是科学研究所遵循的准则,“一”是……,一言以蔽之,细细的揣摩“一”之道理,定会趣味无穷、收益无穷。

 



 

  评论这张
 
阅读(134)| 评论(0)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