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绿茶

万法如幻。。。。。。

 
 
 

日志

 
 

雅鹿山小记  

2010-10-26 17:34:5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虽非旅行家,可名胜古迹亦到过不少:以气势雄伟而著称的北岳泰山,以秀、奇、美闻名于世的南岳衡山,以神奇传说取胜的崂山……都给我留下了美好的印象,但真正铭刻于我心中的却不是这些名声如雷贯耳的名山,而是一座名不见经传的小山(也许应该称之为荒丘),就是位于莱芜城区西北部的——雅鹿山。

雅鹿山给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小”,倘若是到小家碧玉的程度也该是珍品,可雅鹿山偏偏没有那种富丽堂皇的气质,有的只是鲁中人的质朴、自然与实在。在外人眼里雅鹿山是无论如何也算不上景观的。然而,它在我心目中却是一道无与伦比的独特风景。皆因我独享山之乐趣,独感山之灵性。每登一次山,总有一次深沉的思考;每登一次山,总有一种不可言喻的心情。

还是在春寒料峭的时候,原本茫茫苍苍的雅鹿山便象冬眠的动物一样,伸伸懒腰,睁开惺忪的睡眼,山上偷偷露出脑袋的小草象山之肌体的汗毛刺激着神志还不太清醒的雅鹿山。待至春风吹过如星星嵌在芳草萋萋绿毯子上的野花眨眼睛的时候,待至雪白的梨花、粉红的桃花、淡红的苹果花开成花数并将沁人心脾的幽香吹进它肌体的每一个毛孔时,大山真的苏醒了。看吧!鸟儿啁湫、蝴蝶翩翩,有名字无名字的野花争奇斗艳把原来干枯的濯濯童山装扮成了一座大花园,不,应该是花的海洋。

一群孩童嬉戏山坡,或捉迷藏,或采野花,或相互追逐,或躺在软软的山坡上沐着初春温馨的阳光,凝视那空明澄碧的上苍……。而我每每拿几本古诗,寻一清净去处细细品味,陶醉在这诗情画意里。这时最宜欣赏陶渊明的田园诗,因为此诗能引起共鸣,使我和大自然融为一体。也许只有这时我才体会到和大自然有一种生来具有的默契。在春天的山上,我不需要伪装隐蔽,我尽管使我的心灵完全的彻底的裸露出来,让大自然的信息和善解人意的春风和我进行会意的交流吧。

夏日登山,我以为最妙的是夜晚,这不仅仅是因为凉爽的山风将人带入清凉的世界,更在于夏日的晚上有一种耐人寻味的风景。三五之夜,当一轮玉盘似的满月从黑牛背脊般的山的轮廓缓缓升起挂在树梢时,你是否觉得肃穆、庄严、静谧?当你整个身心沐浴在如水的月光之中,你是否觉得置身于一种忘我的境界里?每当此时,我总是虔诚地捧起一把月光,举过头顶,让月光从我手缝里一滴一滴的滴在我的脚面上。山风吹来,树叶婆娑的影子遮住了我的脚面,我便倏的将脚移至影外,我不愿错过这上苍的恩赐,自然的馈赠。每每当我将要入静时,却又常常被一首自然协奏曲给打动。蟋蟀弹琴,蛐蛐鼓瑟,蛙儿指挥,蝉儿唱歌,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应该是“木笛”的伴音吧。如此皎月,如此旋律,不仅仅使人陷身于自然,忘情于尘世。这时我才明白,古代隐士多居山中,远离喧嚣,皆因自然修炼他们的人心,赋予他们以灵性,才使之飘逸洒脱超凡脱俗。

秋是丰收的季节,雅鹿山亦如此。看红彤彤的山楂,金橙橙的山梨,象娇羞少女脸蛋的苹果,似珍珠如碧玉的葡萄都让人馋涎欲滴,山民的心情则如裂开嘴的石榴,满心的欢喜满心的幸福。登此山上便想起“春华秋实,秋收冬藏”的诗句,同时也为欧阳修的《秋声赋》不平。为什么把秋说成是萧索、苍凉悲凄的象征,秋天应该是成熟的代名词:世间精灵在吸吮了大自然的乳汁,吸吮了天地精华并加以贮藏酝酿,难道奉献出来的仅仅是“萧杀”?

秋水是山中的又一特色,雅鹿山本无山泉,是勤劳智慧的莱芜山民引水上山,浇灌园林,才使得水在山中安家。古人描写眼睛往往用“如明月似秋水”,秋水是经过时间的积淀,日照月露,饱含天地之精华,才变的这般的清澈,这般的明亮,鱼游水中清晰可见。山凹处的水池边有位老人静坐垂钓,看那悠闲自得的神情,我真真羡慕不已。老人每钓一鱼都惊喜万分,象个不更事的孩子,连脸上的老年斑也因此兴奋而放出光泽,可每每他又把鱼放回水中,我起初大惑不解,继而便明白了,“醉翁之意不在酒”不正是此迷的最好答案吗?老人经历了大半个人生,经历了如此多的风风雨雨,心境当然明似秋水,而在这秋高气爽的成熟季节里,在自然的苍穹下静对秋水垂钓怕钓的该是一种人生境界,一种对童年往事的美好追忆和眷恋吧!

雪花纷飞登山访古寻幽别有一番境界。独自一人欣赏银装素裹莽莽苍苍,心境该是何等的开阔!顺着篱笆小道至路尽头,也许是“吱吱”的踏雪声惊动了山民所养之犬,便“汪汪”的叫了起来,正好使我想起“日暮苍山远,天寒白屋贫。柴门闻犬吠,风雪夜归人”的诗句,可惜我不是主人,亦不是主人的朋友,否则我就会象唐代诗人白居易那样“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欲雪,能饮一杯无”地斟上二两鹏泉,陶然忘机于尘事。我只是悄然地的走过了山里人家。

书生意气的我在雪花纷飞的雅鹿山上第一次感到了“念天地之悠悠,独怆然而泣下”的沧桑感,也许是环境使然,也许是大山教我逐步走向成熟。

置身于洁白如玉的世界里,似乎还有一种悲从中来的感觉,“大风起兮云飞扬,安得志士兮守四方”。我深知自己既非勇士,亦非侠客,只是生活在喧嚣尘世食人间烟火的一介平民,所有的悲壮感也不过是一闪即逝的思想火花。可毕竟这一闪也给我懦弱的心灵增加了一分勇气和豪胆,我站在风雪中,久久的沉思着,沉思着……。

山无名胜,也无古迹,有的只是四季不同自然之风景,有的是旺盛的生命深邃的意境和启人的哲语。

山水情结,山水之缘,山中的丝丝缕缕似乎都与我前世相闻相知,因了这一缘故,我才屡屡登山,屡屡有新的收获和感悟,也许这就是维持我与山之缘分的一根红线吧。

山非名山,人非雅士,缘于心灵的相通缘于感情的挈和,缘于一分童心和向往自然的情怀,故记之。

        1996年5月于莱芜

  评论这张
 
阅读(168)|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