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绿茶

万法如幻。。。。。。

 
 
 

日志

 
 

孔子“师德”思想阐微 《中国德育》2010年第2期  

2010-10-18 18:31:2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提及孔子思想,人们习惯用用一“仁”字统摄,具体到其教育思想,亦复如是。固然,若笼统论其教育思想(尤其涉及到的“师德”思想),用“仁”字概括未尝不可。然若仅仅停留在“仁”之层面,则势必因弥盖其生动鲜活的“德性生活”而遮其精义,亦与后世无补,故当深究细研。今笔者乃采用分解法,层层透析,去挖掘孔子教育生涯中所彰显的“师德”思想,以资于今。

窃以为,孔子教育生涯中所显现的“师德”思想可细化为以下诸方面。

博学多知。作为一名教师,最基本的要求乃是应该具有渊博的知识,至少有足够的“专门(业)知识”,这样才“有所教”;否则,“教师”之“教”,何以体现?譬如,孔子的教人目的在于“成人之教”,在于开发学生之“仁”心,但若孔子对“仁”无所认知,又当如何唤起弟子的“仁”心呢?古希腊哲学家苏格拉底曾有“知识即德性”之说,强调真与善的互通。撇开哲学上关于“真善”之争不论,就作为教师而言,确实存在着“知识即德性”的预定。一个医术平庸的医生绝对算不上一个合格的医生,一个不知道“什么是善”的人绝难成为善良的人。同样一个知识困乏的人也绝不可能成为一名合格的老师。孔子自言“吾少贱,故能多做鄙事”,结果其“诗、书、射、御、数、术”皆精通之,知识可谓渊博矣!此为其成为一名卓越的教育家奠定了良好的基础。现代社会,社会分工愈来愈细,做到“博大”确实难度较大,但作为一名教师,至少要做到“专”,有精深的专门知识,否则,拿什么去滋养学生?自然,博、专联系紧密,真正的专需要博,但作为一名合格的教师至少要努力使自己的专业技能过硬,这就需要孔子的另一种品质——“学”。

终身以学。孔子深知学习的重要性和学习的特点,一部《论语》,“学”字出现65次之多,可见其对“学”之重视。其实《论语》开篇,乃是一个“学”字当头——“学而时习之,不亦乐乎?”[②]——定下了“学”的基调:“行有余力,则以学文”(《学而》);“温故而知新”;“朝闻道,夕死可矣”;等等。自其“十五而志于学”至终老,孔子无一日不学。《论语·述而》篇孔子曾这样回答子路:“女奚不曰,其为人也,发愤忘食,乐以忘忧,不知老之将至云尔。”此可谓夫子自道,从这个角度而言,孔子可谓倡导“终身学习”的第一人。

孔子之学,非“苦”学,非“麻木”学,乃是乐学、是“思”学。“学而时习之,不亦悦乎?”即表明学之乐。在孔子看来,人生在世,学习自己不知道的东西是愉快的事,如果一个人沉浸于学习的快乐中,不但忘忧,而且还能忘记年龄,不知“老之将至”。颜回可谓好学矣,孔子曾这样评价颜回:“一箪食,一瓢饮,在陋巷,人不堪其忧,回不改其乐,贤哉回也!”颜回之所以能安贫乐道,很大程度上乃因为其在“学”中找到了乐趣。孔子乐学并且还提供了乐学的“场景”,其学不拘泥于书本,不拘泥于固定形式,而是将“学”与活生生的生活现实紧密结合起来,进而将“学”构成人生的有机组成部分。宋儒有“孔颜寻乐处”之命题,寻找的乃是“学”之乐,“学是学此乐,乐是乐此学”之概括,可谓精辟!从这个层面而言,孔子亦是倡导“快乐学习”的先驱。

孔子重视学习,并非沉浸于“死学”,而是学、思结合:“学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学则殆”。清人王夫之对之曾有透辟的解析:“致知之道有二:曰学,曰思,……学非有碍于思,而学愈博大而思愈远,思正有助于学。”(王夫之《四书训义》卷六)不过总体而言,孔子更重视学:“吾尝终日不食,终夜不寝,以思,无益,不如学也。”(《论语·卫灵公》)把“思”和“学”有机地结合起来,就有可能贯通所有知识,达到质的飞跃。孔子尤其注重这种贯通的精神:子曰:“赐也,女以为予为多学而识之者与?”对曰:“然,非与?”曰:“非也,予一以贯之。”(同上)

一名真正优秀的老师,势必应当具有这种活到老,学到老,思考到老的精神,并将其学贯通起来,才有可能成为合格的老师。因为老师不仅仅传授现成的知识,更须用自身不断精进的精神去影响人、鼓舞人。在这点上,孔子无疑给后人树立起一个榜样。

成人之教。成人之教乃涉及到教育目标或曰教育的终极理念。孔子深知教育之目的在于“成人”而非成器,更非以“学”炫耀于世:“古之学者为己,今之学者为人”、“有教无类”思想即表明其义。孔子认为,“学”之目的在于提高自身修养,成为一个大写的“人”,在于成己,或曰为己之学;若学之目的在于炫耀自己之知,或借其学而达到某种目的,则非“真”学,而是“为人之学”。孔子教学之目的在于将人培养成“可以托六尺之骨,可以寄百里之命,临大节而不可夺”(《论语·泰伯》)的君子,而非满足于一技之长的“器”材,正如孔子所言“君子不器”。窃以为,当代的教育工作者应当反思:我们的教育应当把学生培养成什么样的人?其实这涉及到了教育的核心问题,当下,由于受制于各种社会因素的限制,我们的中小学教育成为“竞争考试”的中心,而我们高等教育则似乎蜕变为”职业培训中心”,似乎一切都围着“器”材做文章。此等现状未免让使人遗憾。

作为一名老师,一定要明白“育人”之目的:教育乃“成人之教”——使人成为人。爱因斯坦对教育之目的有过如是之论述:“……我还认为应当反对把个人当作死的工具来对待。学校的目标始终应当是:青年人在离开学校时,是作为一个和谐的人,而不是一个专家。照我的见解,在某种意义上,即使对技术学校来说,这也是正确的,尽管技术学校的学生将要从事的是一种完全确定的专门职业。”[1]爱因斯坦所谓“和谐的人”与孔子的“为己之学”、“君子之教”几近同义。无独有偶,美国汉学家克里尔在评论孔子时亦言:“孔子不仅仅培养学者,而是训练治世能人,他不是教书,而是教人。”[2]孔子对“教育”的理解,不但凸显了其思想之深邃,更凸显出一名教育工作者的责任,至今思来,仍振聋发聩,有着重要的现实意义。

自然,既然将“教育”定位于“成人之教”的层面,那么人人都有接受教育的权利,此乃孔子倡导的“有教无类”之伟大教育思想。在春秋战国时期,接受教育乃贵族家庭之事,然而孔子却奉行“人无弃人”,“自行束脩以上,吾未尝无诲焉。”因此,其弟子多贫贱之士:颜回“一箪食,一瓢饮,住陋巷”;仲弓其父为“贱人”,家无立锥之地(《荀子·非十二子》);子路是卞之野人;原宪居鲁“环堵之室,茨以生草”;曾参居卫,“缊袍无丧,颜色肿哙,手足胼胝”(《庄子·让王》);公冶长曾“在缧绁之中”(《论语·公冶长》);漆雕开形残,似受过刑罚(《墨子·非儒》)。要而言之,孔子真正践行其“有教无类”之理念,无论贫富、智愚,人人皆应成为受“教育者”,通过学习获得知识以加强修养,以证成完善的人格世界。

知人善教。如果说“成人之教”乃从教育之终极目的(宏观)来概括孔子之师德,那么“知人善教”则从具体实施(微观)层面彰显孔子之德性。

提及孔子“教育思想”之灵魂,人们习惯于从“因材施教”、“有教无类”之教育方法论上论述,事实上,因材施教、有教无类(关于“有教无类”思想上文已论述)恰恰反映了老师的基本“德性”。

作为教师,首先要“知人”,即老师一定要了解自己的学生,只有知人,才能“善教”;否则“因材施教”将为“空中楼阁”。孔子是了解自己的学生的,非但是了解,简直是熟知学生的爱好、性情。《论语·先进》记载孔子教学四门:“德行:颜渊,闵子骞、冉伯牛、仲弓。言语:宰我,子贡。政事:冉有,季路。文学:子游,子夏。”此可谓根据其潜质来具体引导其学术。同篇中孔子还对四个学生的性格做出点评:“柴也愚,参也鲁,师也辟,由也喭。”对于弟子天赋上的差异,孔子亦了如指掌,“子贡问,‘师与商孰贤?’子曰:‘师也过,商也不及。’曰:‘然则师愈与?’子曰:‘过犹不及。’”正是在了解、熟悉学生性情、天赋、爱好的基础上,孔子才真正地将“因材施教”落到实处,于是才出现了孔子诸弟子问同一个问题但答案却不类同的、典型的“因材施教”。譬如《论语·为政》中四弟子问孝:“孟懿子问孝。子曰:‘无违。……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孟武伯问孝。子曰:‘父母唯其疾之忧。’子游问孝。子曰:‘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子夏问孝。子曰:‘色难。有事,弟子服其老;有酒食,先生馔,曾是以为孝乎?’”同样不同弟子问“仁”而答案亦虽对象之不同各有差异,此反映了孔子真正做到了“知人善教。”

反观当下我们的教育之现状,且不说高等教育中教授(师)与学生的交流仅仅局限于课堂,老师与学生一个学期下来顶多“混个脸熟”,即便中小学教育中,又有多少老师真正了解、懂得学生?自然,这种现状的形成与“追求高效”、“急功近利”的社会大环境有关,但是作为一名老师,本份事乃是了解、熟悉学生,根据学生的特长、兴趣引导之、教育之并成就之。如何与学生进行积极有效的沟通,与学生打成一片,进而摸清其性情、爱好,真正做到因材施教,乃当下教育工作者义不容辞的义务,亦是一项重大的社会课题。

当然,孔子的善教还体现在以下诸细节:(1)启发式教学。孔子从来不搞“满堂灌“,而是针对不同弟子的具体条件进行启发,“不愤不启,不悱不发;举一隅不以三隅反,则不复矣!”(《学而》)朱熹《论语集注》对此解释为:“愤者,心求通而未得之意。悱者,口欲言而未能之貌。启,为开启意。发,为达其辞。物之有四隅者,举一隅可知其三。反者,还以相证之义。复,再告也。”[3]即言孔子在教授弟子时,特别注重“旁敲侧击”,注重“引而不发”,靠学生自己的感悟而获得真正的知识。对于缺乏反思能力甚至不能思考的人,他甚至认为是无法教的:“不曰如之何、如之何者,吾未如之何也已矣。”(《卫灵公》)窃以为孔子所谓的“唯上智与下愚不能移也”当谓从“反思”角度而谈。

(2)善于联系实际。孔子之教乃成人之教,本质上乃属德性之教,德性之教绝非靠枯燥的理论所能达成,而须由生动、鲜活的典型事例做“样板”。孔子尤其善于联系实际,他善于利用通过人物评价和时政评论来向学生阐发自己的政治理想。正如匡亚明先生所述:“孔子评价的人物很多,上自尧舜禹汤文武周公伯夷叔齐,下至春秋时期的管仲、子产等各类名人,以及他自己的弟子。”[4]事实上,只要稍读《论语》就会发现,孔子教人善用“事例”、“时评”,如在《季氏》中,孔子通过季氏将伐颛臾一事,告诫弟子“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的道理,让人易于接受。《礼记·檀弓》记载孔子经泰山遇农妇于墓前痛苦,知其乃为赋税所逼,于是发出“苛政猛于虎也”的评论,想必这种联系现实之“评论”较之“照本宣科”的传授更有振聋发聩之功效。时下,我们的道德教育似乎陷入尴尬境地,反思孔子的“德性之教”兴许有所增益。

(3)鼓励“质疑”精神。在谈到中西比较教育时,一般人倾向于中国传统教育是“点头”教育,如邓晓芒先生曾就孔子与苏格拉底进行过比较,认为中国教育先天缺乏质疑精神。窃以为邓先生见解“是然而不尽然”,尤其具体到孔子的教授方法上更是如此。孔子并不排斥学生的疑问和坚持,所谓“当仁,不让于师”,这一点与亚里士多德“吾爱吾师,吾更爱真理”颇有异曲同工之妙。孔子不但鼓励学生敢于超越“老师”,而且亦欣赏学生的质疑精神,此从孔子对颜回的评论可以体会得出:“回也非助我者也,于吾言无所不说”(《先进》)。颜回的融摄能力过高,每每能融会老师之意而不能向老师提出不同意见,因此孔子认为颜回不利于师生间的“教学相长”。事实上孔子教育尤重质疑精神,所谓“多闻阙疑,慎言其余,则寡尤;多见阙始,慎行其余,则寡悔”(《为政》)。后儒亦重视质疑之精神,《中庸》篇有“博学之,审问之,慎思之,明辩之,笃行之”之论,其中慎思、明辩即是“疑”;孟子则更为明确的指出:“尽信《书》,则不如无书。”元人赵孟頫在《叶氏经疑序》云:“大凡读书不能无疑,读书而无所疑,是盖于心无所得故也。” [5](p.173)黄宗羲在《答董吴仲论学书》则有“小疑则小悟,大疑则大悟,老兄之疑固将以求其深信也。然泛然而轻信之者,非能信也,乃是不能疑也”[5](p.177) 。自然,鼓励学生的质疑精神既可视作一种启人智慧的方法,更可看做老师宽容之德。

谦诚立学。孔子乃以伦理道德名世,所谓用仁、义、礼、智、信来修养自身,以便塑造谦谦君子之风尚。事实上,作为教师的孔子时刻把君子之德践行于教学实践过程中,可谓开一代师德之风范。

概括来说,教学中所彰显出来的君子之德可用谦、诚统摄之。先言谦。作为一名教师,能时刻以谦虚的胸怀对待学生,不以自己教师之身份而漠视学生或他人的意见,即便今天,亦难以做到。然而孔子却始终保持谦谦君子之风,不耻下问,故而才能成其“博”。首先表现为“谦问”,孔子怀着虚心的态度向他人学习:“三人行则必有我师”;“孔子于乡党,恂恂如也,似不能言者;其在宗庙朝廷,便便言,唯谨尔”;“入太庙,每事问”(《乡党》);“子曰:‘文,莫吾犹人也。躬行君子,则吾未之有得。’”(《学而》)

其次表现为“谦教”:在教学中,孔子之谦还表现在与学生的平等交流,相互切磋上。孔子对待学生并非持居高临下之态度,而是以“春风化雨”般的平等的“闲谈”态度,故学生与其平等交流,共同提高,此即为教学相长。《学而》中,子贡与夫子的对话就鲜明地体现出此特色,子贡问曰:“贫而无谄,富而无骄,何如?”子曰:“可也;未若贫而乐,富而好礼者也。”子贡曰:“诗云:‘如切如磋,如琢如磨,其斯之谓也?’”子曰:“赐也,始可以与言《诗》已矣,告诸往而知来者。”《论语》中类此的例子很多,《论语·公冶长》中孔子与弟子共谈志趣亦是典型例子:“颜渊、季路侍。子曰:‘盍各言尔志?’子路曰:‘愿车马裘,与朋友共,敝之而不憾。’颜渊曰:‘愿无伐善,无施劳。’子路曰:‘愿闻子之志。’子曰:‘老者安之,朋友信之,少者怀之。’”孔子教人,多用谦逊、和风细雨之态度,与弟子侃侃而谈,而非居高临下的“教训”姿态。限于篇幅,不再赘述。

复次表现为“谦直”,作为一名老师,赞美学生也许可以做到,当着大众而承认自己不如学生,则很难做到,而孔子做到了。“子谓子贡曰:‘女与回孰贤?’对曰:‘赐也何敢望回?回也闻一知十,赐也闻一知二。’子曰:‘弗如也;吾与女弗如也。’”此乃何等谦逊之胸怀!自然孔子的“谦”之品德乃建基于其“诚”之根基之上。

次言诚。诚者,内外如一,澄明无碍之谓也。孔子终生以“诚”贯之,其曾对学生言:“二三子,以我为隐乎?吾无隐乎尔,吾无行而不与二三子者,是丘也。”(《论语.述而》)孔子对学生无所隐瞒,始终做到表里如一。这样做,即使有过错,亦不隐瞒,而是以反省、警醒之态度改正之。故而孔子的弟子子贡曾感叹道:“君子之过也,如日月之食焉;过也,人皆见之;更也,人皆仰之。”(《论语·子张》)

当然,孔子对“诚”有一个判断的方法,即如《为政》中孔子所言:“视其所以,观其所由,察其所安。人焉瘦哉,人焉瘦哉!”作为正人君子是无法亦无须行骗的,观其言,察其行,自然明了其心志,又如何能骗得了人呢?更何况,即便骗了别人也骗不了自己,由是孔子对弟子极力提倡言行一致,以诚立世。孔子历来以言行不一为耻辱,所谓“君子耻其言过其行”(《 宪问》)。这种品格在当下尤其重要,学生“诚”之品格的养成很大程度上来自老师人格魅力的熏陶和潜移默化,中小学生尤其如此。因此,窃以为如何挖掘并推广孔子的“诚”(诚信)教之德是一件极有意义的事。

真挚、平等之爱。孔子对待学生一视同仁,不以富贵、贫贱、智愚而有所歧视或以不公平态度对待之,皆予平等、真挚之情而爱育之。颜渊何其穷也,然孔子不以其贫贱而轻视之,相反还经常赞美其高尚品德。冉伯牛乃孔子弟子,少孔子七岁,其病时,孔子亲自探访,自牗执其手,曰:“亡之,命也夫!斯人也而有斯疾也!斯人也而有斯疾也!”其对弟子的关爱之情由此可见。颜渊亡,孔子更是大悲:“噫!天丧予!天丧予!”颜渊下葬时,孔子亦希望能以对待儿子的方式葬之:“颜渊死,门人欲厚葬之。子曰:‘不可。’门人厚葬之。子曰:‘回也视予犹父也,予不得视犹子也。非吾也,夫二三子也。’”(《先进》)子路性格莽撞、粗鲁,但性格直爽,以至于孔子曾赞叹其心胸坦白、敢于直言等优点:“自吾得由,恶言不闻于耳。”(《史记·仲尼弟子列传》)后子路为人所杀被剁成肉酱,孔子闻子路死之惨状,立刻命弟子们把准备使用的肉酱扔掉,其对弟子“撕心裂肺”之情亦可见一斑。

孔子对弟子的真挚、平等之情还表现在教育的“无私”上,即便对待自己的儿子(伯鱼)一如对其他学生一样,无所偏爱。《季氏》篇记载的陈亢与伯鱼的对话即鲜明的体现出来:陈亢问于伯鱼曰:“子亦有异闻乎?”对曰:“未也。尝独立,鲤趋过庭。曰:‘学诗乎?’对曰:‘未也。’‘不学诗,无以言。’鲤退而学诗。他日,又独立,鲤趋过庭。曰:‘学礼乎?’对曰:‘未也。’‘不学礼,无以立。’鲤退而学礼。闻斯二者。”陈亢退而喜曰:“问一得到三,闻诗,闻礼,又闻君子之远其子也。”“远其子”,其份量何其重矣!大概只有胸怀坦荡的圣人才能做到吧,孔子的此等气度尤值得当今教育工作者乃至天下父母学习和反思。

正所谓“敬人者,人恒敬之;爱人者,人恒爱之”,孔子对弟子深沉、诚挚的爱,以受到其弟子由衷的尊敬。当有人诋毁孔子时,其弟子子贡曾有是言:“他人之贤者,丘陵也,犹可逾也;仲尼,日月也,无得而逾焉。人虽欲自绝,其何伤于日月乎?多见其不知量也。”(《子张》)孔子死后,其弟子亦以崇敬之心对待先师:“弟子皆服三年,三年心丧毕,相诀而去,则哭,各复尽哀;或复留。唯子贡庐于冢上,凡六年,然后去。”[6]孔子弟子的行为可谓固然反映了弟子对师长的崇敬之情,亦从侧面彰现出孔子教育的成功。

简短结语:纵观孔子的教育生涯,乃贯穿一“仁”字,其“仁”在具体实践中显现虽不尽同,但皆从不同侧面反映出一个教师所应具备的知识素质和道德素养:其博学多知、终身以学的思、学品质;其成人之教的教学理念;其知人善教、谦诚以学的教学方法;乃至其对弟子平等挚爱的师徒之情皆为后人留下了一笔宝贵的思想遗产。无疑,挖掘孔子“师德”思想,对当下教育有着重要的启迪意义。

 

参考文献:

[1] 爱因斯坦.爱因斯坦文集(第三卷)[M].北京:商务印书馆,1979:146.

[2] G·Creel: Confucius anda the Chinese Way. Harper & Row Publishers, New York and Evanston, 1960:79.

[3] 朱熹.四书章句集注. (新编诸子集成)[M].中华书局,1983:95

[4] 匡亚明.孔子评传[M].齐鲁书社,1985:302.

[5] 李双碧(编).为学慧言[M]. 贵州:贵州人民出版社 1994.

[6] 司马迁.史记·孔子世家[M].长沙:岳麓书社出版社,1986:421.

 

 

 

 

 

 

 

 

 

 

 

 

 

 

 



  评论这张
 
阅读(257)|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