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绿茶

万法如幻。。。。。。

 
 
 

日志

 
 

对于狗,我还能说些什么  

2010-10-17 11:48:2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我是爱狗的,尤爱狗的忠诚。

忠诚是当下人类的稀缺品,相比之下,狗仍沿袭着这一美德,这不能不让人汗颜,有时我甚至想发出向狗学习的呼吁。当然,从人类的立场来看,这似乎有贬低人性之嫌疑。然而事实上,我们人类的德性确实下一落千丈:为了眼前的既得利益和某种满足,人类在谎言中横冲直闯,尔虞吾诈,直至把人性中的阴暗面发挥的淋漓尽致,信仰、良知和忠诚也在这种物欲的追逐中丧失殆尽。

这时,我想到了狗,想到了狗之忠诚。

对于狗,人类对它的污蔑太多,平素我们常用“狗东西”、“狗仗人势”、“癞皮狗”、“狗眼看人低”等俗语来骂人,其实,我觉得这是人类对狗的误解,或者说我们只看到了狗兽性的一面。(其实,人又何尝能脱离兽性呢?)

除了兽性,狗亦有其内在的特质—忠诚。俗语云:“子不嫌母丑,狗不嫌家贫”。与猫相比,狗能做到始终如一,而猫却朝三暮四,嫌贫爱富。西方人爱宠物,尤以狗为最,他们很少吃狗肉也多少也体现了这种偏向。西方有很多关于义犬的故事,较著名的一个是犬救婴孩的故事。说的是一农夫因事外出,不得已把几个月的婴孩独留于家,为防意外,他将狗牢牢的拴在门口。然而中午当农夫回来时,却发现婴孩失踪,而那只挣开了锁链且满身是血的狗正躺在地上喘息。见此情景,农夫恨从心起,顺手举起一跟粗木棒,结果了狗的性命。当农夫沉浸于失子之痛时,忽然听到了婴孩的啼哭。原来,婴孩在厨房里安然无恙的躺着,而在厨房的窗下躺着一句鲜血淋漓的狼的尸体,农夫一下震惊了,他悔恨交加,抱头痛哭,最后把爱犬厚葬并提墓志铭。法国著名作家莫泊桑在小说中曾描写过狗“千里寻家”的故事。因某种原因,小说的主人公决计要把狗扔掉,但无论主人将它抛弃到何处,它总是奇迹般的归来。后来被激怒的主人索性将狗带到几百里外的一条河里,将之溺死,但几个月后个当主人在家乡的河里垂钓(或游泳)时,又惊奇地看到狗的尸体,主人于是疯掉。这种对主人的忠诚和执著近于神话,凸现的无非也是狗的忠诚。因此西方人爱狗,爱的就是其忠诚——忠诚是人类的黄金。当然西方人养狗还跟其人际关系的冷漠有关,狗在一定程度上可以排解这种孤独和寂寞,至少可以给孤独的心带来一丝安慰。在西方人的意识里,狗不仅仅作为动物来看待,而是作为家庭成员。

传统中国人的眼里,人与狗的关系与西方颇为相似,不同的是在中国,狗的忠诚在给自身带来美誉的同时,也给自身赢来了不雅的称号,譬如“走狗”、“狗腿子”等等。窃以为这亦是忠诚惹的祸根,狗虽然忠诚,但却无是非辩别能力,结果只能是愚忠——即使主人是十足的恶棍,它所做的仍是忠心耿耿,这种愚忠有导致成为帮凶的可能。当人们对罪恶的主人无能为力的时候,就把怨气撒在狗身上,狗成了十足的替罪羊。然而,在当下聪明过头的中国,我觉得“愚忠”有时比“识事务者为俊杰”的聪明更让人敬佩。比如那个不计名利、甘于寂寞为袁崇涣将军义务守墓三百年的家族,比如挖心而亡的比干、坠江而去的屈原,比如宁饿死不食周粮的薇子、萁子,再比如屈死风波亭的岳飞和“臣心一片磁针石,不指南方誓不休”的文天祥,在今天的聪明人看来他们也许是愚忠,然而也正是这种愚忠注定了他们的不朽。

狗的愚忠自然达不到人的程度,这注定了狗不可能达到不朽。因为贤人的“愚忠”是建立在对君王“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劝谏和对百姓的仁爱基础之上并为君王的千秋万业着想的,所以他们的忠常常表现为一种反抗的理性精神;而狗的“忠”则体现在对主人的言听计从之无意识的情感层面上。这怪不得狗,它们本身就是缺乏理性的动物,能做到忠诚,已属不易。

当今时代,伴随着所谓文明的进步,不但人逐渐失去人性,狗也在日益成为人的文明的牺牲品(失去狗性?):狗作为忠诚卫士的使命已被各种防盗门所代替,它正日益沦为人类的玩物和美食(肉食狗已大量出现)。这是人的悲哀还是狗的悲哀?

现在,我仍然能看到那些奔走于荒原的野狗,他们日益逃离着人群,如果它们懂得人类的语言,我不知道它们要对人类说些什么?我们又应该对它说些什么?

狗年到了,我不知道,人类是否从狗身上学点东西?

 

 

 

  评论这张
 
阅读(142)|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