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绿茶

万法如幻。。。。。。

 
 
 

日志

 
 

那时飘雪 吴伯萧散文 奖  

2010-10-16 09:22:43|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那时飘雪

雪花漫天飞舞。

夜已经很深了,鸡犬陶醉在满地幽幽的梅花中不出任何声息,一切静悄悄的,除了飞舞的柳絮和从谁家窗子里透出的幽暗却温馨的灯光。

那时我正行走在乡间的小道上,没至膝盖的冻雪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我喜欢这种声音,它提醒了我的存在。我也喜欢“嚓嚓”的声音,那是新雪柔软声音,它带有舞步的感觉,使人陶醉。但大凡能使人陶醉的东西也往往让人迷失,甚至丢掉自我——即使对孑孓独行于白茫茫天地间的夜行人来说,亦如此。

迎着风,也迎着朵朵硕大的梅花,一个人独自漫步于苍茫的荒原上,就象漂泊在海上的孤舟。前方深不可测的洁白代表着未来和未知;身后凌乱的脚印意味着历史。我知道,用不了多久,我开辟的道路将成为尘封的记忆——只属于一个人潜意识的记忆,雪会覆盖一切历史,不管先前的痕迹是美丽或丑陋,深刻或肤浅,一切都会被雨的精灵所勾销,一切都会在雪的覆盖下熠熠生辉,变得平等甚至笑容可掬。从这个角度来看,雪是上帝赏赐给人类消解差别的尤物,然而,它能够抚平所有内在的悲伤和苦难么,它能消解人世间的恩怨,荡平人世间真正意义上的不平等么。它能永远覆盖住人间的谎言和罪行么?

雪,对于冷酷的现实来说,只是一个美妙的传奇。阳光和温度会融化所有的童话或谎言。

然而,宇宙间有一种东西却能,它也象雪一样在天际中飘洒,不过它的范围却比雪更为广阔,严寒的北方,温暖的南国,神秘的东方,野蛮的西域,均寻得着它的足迹。它不只是冬季的专利,它属于整个季节,属于生命的整个过程。它每天都在隐秘的天空飘着,它无形,亦无声,你分明感觉不到它的存在。然而它是唯一消解难题的圣手,只要它飘着,活动着,宇宙间的一切假象迟早被还原为真实。

当我们不曾感觉到它的时候,是因为离它太远,或者我们被一种叫理想、未来的美好东西所蒙蔽,从而漠视了它的存在。它在神秘的地方悄悄的飘着,一片一片,层层堆积……。

这无形的东西时常让人感到战栗,因为一旦感到它的存在,我们就分明感到了一种威胁,一种莫可名壮的恐惧将会把我们层层裹住,使我们无所适从。它的漫长、无形最终会在我们形体、本能和心灵上都留下深深的迹痕:如沟壑般的皱纹,僵硬、迟钝的躯干,麻木的大脑,容易激动和休克的心脏,蹒跚的脚步,痛苦或幸福的往事等等。

 

它就是时间。

时间是生命中的飘雪。它是宇宙间最精明的高利贷者,它在我们年幼时“慷慨”地送给我们大量所谓美好的东西,而在我们年老时,又连本来利地攫走我们的一切。

我们总希望时间一直在我们的生命历程里飘着,一如这漫天的大雪。然而这该是怎样的妄想啊。

北国的老人多在飘雪的冬季远去,因为生命的热量已被另一种无声的雪耗尽,他们已经没有热力抵挡窗外飞舞的冷雪。尽管他们心里却一直有一种强烈的愿望:挺过这个飘雪的冬季,一开春,生命还会复苏。

春天是一种希望和期待。

然而,复苏和活力仅针对于具有活力的生命。对行将入木的老人来说,即使捱过寒冷的冬季,春天对于他们,也仅仅是回光返照——他们早已经过了发芽开花的季节。即使来年,春暖花开,那种隐秘的雪仍在幽处埋葬着他们,一片一片,无休止的降落……。躲过了一个时令的冬季,却躲不过生命的寒冬。

“咯吱咯吱”,脚下的积雪发出声音在提醒着我,可是生命的积雪为什么沉默不语呢?难道它在和我玩一种我注定要失败的游戏么,难道它总是作为一种无形杀手而存在么。我必须要寻找这个神秘的杀手,在这个茫茫苍苍的飘雪之夜,一个人面对整个宇宙,向那个隐蔽的敌人发诘,我要寻找你,征服你。可是你在哪儿呢?宇宙间除了白茫茫一片,没有任何回音。

笛卡儿说,我思故我在。思索确实让自身体会存在,但思索本身却不能显现生命的意义、张力和限度,因为意义总是在限度中呈现,没有了时间,没有了历史,我不知道该怎样去表达意义。我寻觅的是时间,丢失了时间,存在又何以为继?自身的存在同意义一样均须呈现于时间的链条之中。我只想剥去我身上的所有,剥去职务、职业、身份、荣誉、苦难、德性、学识甚至思想,去追求控制我存在的纯粹的时间之雪,把赤裸裸的我同时间捆绑在一起。属于我的雪到底还能飘多久,我在这个人世间还能留下多少痕迹,产生多少所谓的意义?我不愿意象许多人在模糊中离去,我想知道的更清楚些,这样我能计划我的生活,什么时候去热带地方旅行,什么时候去体验沙漠的浩瀚和高原的壮观,什么时候到山林或海滨隐居,什么时候宁静地坐在月光下等着生命中最后的那一片飘雪。

在有限的生命里,我愿意做一名深刻的悲观主义者,而不做一个肤浅的乐观主义者,悲痛而深刻的活着胜过千次肤浅的乐观。我一向都是这个主张。也许我生命的雪里缺少一种别样的风景吧,也许我从来没有体验过那种所谓千古一遇的感情,也许我生来就是为了体验一种叫做孤独的凄美之感的,我几乎和所有人保持了距离,即使最亲近的人,他们永远都不能理解我的所思,又有谁能真正认识自我呢?我始终在一个人的世界里生活,在一个人的宇宙里思考,一个人寂寞而孤单的欣赏宇宙的飘雪,守侯生命里的飘雪,最后也将孤寂的在属于我的飘雪中悄然离去。在我离去之时,那种叫做时间的雪仍在飘,只是它已经不属于我了,属于我的那部分打上了我的烙印,存在于一个叫做历史的个人体验里,我相信,除了我,没有谁能走进那段历史,那段体验,那段与众不同的精神冒险。其实每个人都是一个孤独的个体,只不过很少有人认真想过罢了。

每天我们会遇到很多人,他们或者高兴,或者得意,或者痛苦、或悲伤,然而他们所有的表情都是由外物所引起的,他们并没有意识到另一种深沉的悲哀,没有意识到生命中悄无声息的飘雪。人类就是这么怪,他们往往在所谓张显生命的外在东西里迷失而最终遗弃了生命的本真,这难道不是古人所嘲讽的“买椟还珠”的翻版?也许有人走的太远,而有些人走的太近,更有甚者一辈子就没有离开过自己的身体。走的太远的在体会人生精彩的同时也感悟人生的苍凉,那种独有的体验是常人所无法理解和想象的,他们走的太远,他们读懂了宇宙,他们用局外人的身份看待我们,但他们是充满着爱心、理解和同情的。我相信,迟早有一天,人类会追上他们的思想,就象尼采把我们抛弃了一百多年,而现在我们才开始理解一样。我们走的太近,仍在自己的飘雪的世界里消费甚至浪费生命,我们往往为一些微不足道的荣誉、权力和财富而蝇营狗苟,为那些昙花一现的浮华而绞尽脑汁,等到生命的尽头,我们才追悔莫及,哀叹我们错过了更有意义有价值的生活,我们似乎总跟在潮流之后,失去了独立的自我,一切的是非皆以习惯、传统、权威和权力为标准。我相信,几乎每个现代人都有这样的懊悔,为什么不在飘雪仍在继续的时期去绽放本然生命的纯真之美呢?为什么非等到雪花落定时才去忏悔?

天地间一片静谧,没有所谓的神秘声音传入我的耳鼓,一切都只能靠自己的感悟,最终的命运也毕竟靠自己掌握,除了自己,谁能代替你呢?

……

雪花在疯狂的舞动着,它把整个宇宙当成了自己的底板,而它自身则成了挥洒自如的巨笔。我的生命之雪也在狂舞着,两种不同的雪花交替出现在我的脑际,幻成了秋日高空里的飘絮,而我就在湛蓝的高天之下,白云之上,俯视着苍穹,挥洒着性情。

 

  评论这张
 
阅读(189)| 评论(1)
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