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清风绿茶

万法如幻。。。。。。

 
 
 
 

最新日志

 
 
数据列表加载中...
 
 
 
 
 
 
 

[置顶] 说“蛊”《光明日报》( 2018年04月28日 11版)

2018-5-28 11:38:48 阅读9 评论0 282018/05 May28

在汉语中,“蛊”似乎一直作为贬义词出现。《新华字典》对蛊的解释是:“旧时传说把许多虫放在器皿里,使其互相吞食,最后剩下不死的毒虫叫蛊,可用来毒害人。”关于蛊常用的词汇则是“蛊惑人心”。总之,人们对蛊的认知主要是贬义的。

  其实,上述二种解释并非蛊之确解,将蛊同害人的神秘巫术结合起来,更非蛊之本义。

  欲明蛊之精义,须从《周易》蛊卦说起。

  蛊为《周易》第十八卦,其卦辞曰:“元亨,利涉大川。先甲三日,后甲三日。”其中,以“元亨,利涉大川”之辞来解释“蛊”,明显与今天的贬义相左。《蛊·彖辞》对卦辞的解释是:“‘蛊,元亨’,而天下治也;‘利涉大川’,往有事也……”其中,《彖辞》中“天下治也”一语,尤引人注目。因为纵观《周易》六十四卦,仅《乾文言》有“天下治也”一说(原文为“乾元用九,天下治也”)。须知,“天下治也”乃《周易》追求之极高境界,亦是古圣治世之极。

  行文至此,我们势必要考虑两个问题,其一,蛊缘何有此至高境界义?或曰,蛊之褒义将如何展开、演绎?其二,既然蛊卦有“天下治也”之境界妙义,又何以蜕变为“蛊惑人心”之贬义呢?

  先言其一。蛊之义,从字形看,确为上述所谓“谷虫曰蛊”;然《周易》采取的绝非虫之贬义,而是虫何以生的变化之义。庄子谓“易以道阴阳”,《周易》乃言阴阳变化之书,所谓“刚柔相推而生变化”(《系辞》)。此变化尤以“生”为主要表现,《系辞》有“生生之谓易”之语,可谓易之精髓。“生”无疑乃最大的变化,此既可从“乾之大生,坤之广生”之义理层面进行理解,也可从蛊卦的实然层面探讨之。

作者  | 2018-5-28 11:38:48 | 阅读(9) |评论(0) | 阅读全文>>

《尔雅》 资料图片

  提及“是”字,人们似乎因其过于“常用”而不以为意。其实,若从哲学角度或词源发生学进行考量,则发现其亦颇有深意。

  日常语言中,“是”的含义颇丰,新版《新华字典》大约给出九种不同的含义。笔者主要探讨其中最富有哲学意蕴之二义:一表示“状态”义,类似西语的系表结构,譬如“我是人”“那个是物”等等;二则为形容词,与“非”相对,如“是非不分”“是非分明”。

  作为状态义之“是”,在现当代哲学界用来翻译西人之being和to be。西语中的being和to be即所谓的“存在”,但二者稍有区别。譬如,哈姆雷特的“to be or not to be”,翻译成汉语则为“存在或不存在(毁灭)”,这个存在(是)带有动词的特征;而存在主义的being则更表示“是”之持续状态。笛卡尔言“我思故我在”,“在”其实就是“是”,他认为通过自身的思维可以证明“我在”或“我是”;然而存在主义则反之,他们认为首先“我”要存在、要“是”起来,然后才可以去“思”,去创造所谓的价值。这里我们姑且不论上述两个哲学流派之差异,仅“是”本身而论,无疑具有重要地位。当然,汉语之“是”之所以被现代学者推为哲学之重要概念,主要受到西方哲学尤其存在主义哲学的影响,同时亦与翻译界的“匠心独运”有关。须知,古汉语并无西人所谓的系表结构,然而汉语之“是”毕竟又带有“being”(to be)的性质,故而今天在中国哲学界谈及“存在主义”则必然离不开“是”。因乎此,不少学者多认为,“是”唯有借助于西方哲学的传播方登入哲学之殿堂。

作者  | 2017-7-18 12:48:47 | 阅读(53) |评论(0) | 阅读全文>>

[置顶] 大师怎样炼成 2017年05月23日 14:07 光明日报

2017-6-5 15:45:24 阅读37 评论0 52017/06 June5

字号

打印 纠错 分享 推荐

  大师能成为大师,所需机缘颇多。就主观原因,最为关键的莫过于两点:一是找到与自己相契的领域;二是全身心地投入此领域。类似的话题,儒学宗师熊十力先生亦有论述,他在《戒诸生》中曾感慨道:“中国学人有一至不良的习惯,对于学术根本没有抉择一己所愿学的东西。因之于其所学,无有不顾天不顾地而埋头苦干的精神,亦无有甘受世间冷落寂寞而沛然自足于其中的乐趣。”笔者以为,熊氏的“抉择一己所愿学的东西”即所谓的“找到相契的领域”;熊氏的“不顾天不顾地而埋头苦干的精神”即所谓的“全身心地投入”。

  先说第一条。一个人活在世上,总该有一个契合自己的“活动领域”,只有在这个领域里,你的生命才可以灿烂、充盈起来;同时,此“领域”也因为你的加盟而明亮起来。当然,找到此领域不是易事。看看现代大师的成长经历,便可知晓,他们无不经历“领域”寻找之途径。鲁迅先生开始学医,但与其性情理想不契合,后改文学,则如鱼得水;熊十力先生青年时参加辛亥革命,三十八岁时对政治失望乃改途学术,一径进入,生命登时辉煌起来。

作者  | 2017-6-5 15:45:24 | 阅读(37) |评论(0) | 阅读全文>>

字号

打印 纠错 分享 推荐

  《老子》一书中,一些谈“数”的地方,往往为人错过。但若细细品味,其“数”皆意蕴深刻。先言老子常用之数“一”。在《老子》中,“一”大致可理解为“道”。然而问题在于,“一”缘何与“道”同义?这实则涉及老子与“易”的关系。以笔者蠡测之见,老子不但深谙易理,且通于“易数”。

  我们知道,《易》为卜筮之书,掌于太卜。老子世为史官,自然知晓。那么易经中最重要的数是什么呢?答曰:“一。”“一”是开天辟地之数,即是太极。《系辞》有“是故易有太极,是生二仪”,对于“太极”,虞翻给出的解释是:“太极,太一也。” 当然,“一”为太极的证据此亦明显地存在于“筮法”之中,《周易·系辞》有“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即为例证。崔憬曰:“舍一不用,以象太极,虚而不用也。”这是从术数的角度阐明道与一的关系。其实,即便从数之从起源讲,“一”是本源之数,任何“数”皆从“一”上起,即便“无穷大”亦不过无限地加“一”而已。因为“一”是太极,是根基,故而“一”在《老子》那里方有如此至高之地位。

作者  | 2017-1-10 15:44:22 | 阅读(58) |评论(0) | 阅读全文>>

字号

打印 纠错 分享 推荐

  王阳明天泉证道时,曾有“无善无恶心之体,有善有恶意之动,知善知恶是良知,为善去恶是格物”之“四句”,可谓概括其平生之所学。虽短短四句,却意蕴丰厚,一则其融通儒释道三家之精义,二则其弘扬并拓展原始儒家(即孔孟)之深蕴,三则其凸显王阳明的“致良知”之宗旨。

  “无善无恶心之体”。以道家立场看,此句似直接来自于老子《道德经》第二章,“天下皆知美之为美,斯恶已;皆知善之为善,斯不善已”。现象界事物总是成对出现,依老子的看法,作为“相对待之善”则非至善,因为能辨别“善恶”之所以为善恶的标准,则应超越善恶。老子认为,这个标准就是本体界无善无恶之“大道”。关于这一点,庄子说得更加清楚,大道裂而术生,道无善恶,而术有善恶。老庄超善恶的本体之“道”与阳明心之体有贯通之处。

  以佛学立场看,“无善无恶心之体”又关涉于佛家。佛家认为,最高的本体乃是“真心”如来藏,它是“不生不灭、

作者  | 2017-7-18 12:46:09 | 阅读(30) |评论(0) | 阅读全文>>

查看所有日志>>

 
 
 
 
 

归档

 
 
数据加载中...
 
 
 
 
 
 

天气

 
 
模块内容加载中...
 
 
 
 
 
 
 
心情随笔列表加载中...
 
 
 
 
 
 
 

广东省 广州市

 发消息  写留言

 
博客等级加载中...
今日访问加载中...
总访问量加载中...
最后登录加载中...
 
 
 
 
 

发现好博客

 
 
列表加载中...
 
 
 
 
 
 
 
博友列表加载中...
 
 
 
 
 

标签

 
 
数据加载中...
 
 
 
 
 
 
 
列表加载中...
 
 
 
 
 

热门日志

 
 
数据列表加载中...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8

注册 登录  
 加关注